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魏策】珠光年华(上)

(又名:作者的脑洞里长满了病原体还仍旧死守一份抗药的坚持)

 

魏琛x吴羽策

#魏策#tag的首杀get(会有二杀吗(

原谅我一生放浪不羁萌点奇,拉郎CP卖安利

  

原梗出自:

第五百一十九章  给你一个理由

“我,我X市这边!”魏琛。

 

——————

魏琛自诩是个道上的一把手。

一把手可了不得,肩负养活兄弟们的重任,必须德智体全面发展。

比如体,就是能领着兄弟冲向最前线,尤其特指街头火拼逃命的时候;智,就是把全X市的街区地图缩印在脑海里,危急时刻三十秒内确定最短逃亡路线。

至于德,嗯。

前面那些话全在腹稿里删掉了,就留个德。

结果他发现这事没法说。

连说都没法说,这是不给自己留口德的又一种诠释吗,操。但魏琛的优点是经验丰富,临变不乱,他两指夹着燃了一半的香烟悬于烟灰缸上方坦然道,老夫的德行有多高尚,你小子不该最清楚?

吴羽策都不看他一眼,两声呵呵,魏琛就把烟灰全给抖到了桌上。

怎么跟兴欣打完比赛后就学坏了。魏琛痛心疾首。

跟叶修没关系,这叫本能,是个人被你这么问都会呵呵。吴羽策那一脸严肃,跟真的一样。

 

他们初见面是在X市的一家网吧。准确来说,是魏琛先单方面看见吴羽策——他的座位周围一圈人墙,一下子就吸引了魏琛的目光。有个小青年注意到魏琛,连忙从人墙间的缝隙挤出来,魏琛认出是自家兄弟,便迎上去问:“这又怎么了?”

这小青年递上一根烟,魏琛刚咬在嘴里,他就拿打火机给点上了。混迹江湖这么多年,魏琛哪能看不出他无事献殷勤,但他相当受用,悠悠然吸了一口,问话伴着一缕白烟飘出来:“说,怎么回事?”

“其实也没啥……”小青年谄媚地笑了笑,“就是今天来个新面孔,兄弟们一看他也是打荣耀的,想叫他见识见识厉害,就约了竞技场。”

魏琛打了个手势:“行行行,懂了懂了。”

后面的话不消说,魏琛也自能猜到七八分。想让人见识厉害却反被对方挑翻,这种丢人的事发生在自家兄弟身上,就是没人来求,魏琛也要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魏哥,这小鬼真挺厉害的!”小青年见魏琛没当回事,急忙强调。

“哦?有多厉害?”魏琛不以为然。厉害的小鬼他见得多了,还不是都被他打趴过。

“已经连着上了四个人,第五个也快撑不住了……”

饶是魏琛,也暗自吃了一惊。先不论手下兄弟算是他带出来的,水平比一般玩家要高点;连续单挑了四轮,还能保持精神专注,这毅力就非同小可。

小鬼?难道是哪家战队的新人出来遛弯儿?X市不就有一家吗,叫什么空虚……哦不是,虚空的。魏琛嘿了一声,从贴身口袋里取出账号卡。小青年等的就是这一刻,按捺不住激动:“魏哥……你亲自上?用这个号?”

 

 

不多时,少年干净利落地斩翻了第五个对手。

坐他对面的仁兄咬牙切齿把键盘一推起身让位,还没等他嚷嚷手气不好,下一个人就上座了。他一看这接棒的,居然是魏琛,苦瓜脸立刻乐开了花。他对拿下胜利的少年挥舞拳头,意思很明显:你等着瞧。少年在围观群众嘈杂的交谈喊话声中抬起头随意一瞥,就又垂下眼眸,好似没看到这威胁,只甩出一句:“还剩几个人?”声调冷冷的,但听上去没在生气或不耐烦,倒像是与生俱来。

一个术士进入房间,头顶着“迎风布阵”的ID。

术士头上浮起文字泡:“就老夫一个。”

紧接着屏幕上又跳出一段话:“前面那些都不够看,这局你要能赢才是真本事,今天这事也就算完,让兄弟们给你道歉。”

虽然看上去略无耻,但魏琛所讲是真,他那些兄弟在网游里能横行无忌,但放他眼前真的不够看。而他们面对魏琛的发言丝毫没有不服气,还齐声助威,要老大给他们找回场子。魏琛发送了邀请,打量完对手,发现了新的华点:“鬼剑?哈哈哈,还真是个小鬼啊!”

哄堂大笑。都是挑事不嫌大的人,笑得夸张,偷空观察“小鬼”的反应。谁知对面不动如山,仅回了四个字“说话算数”,鼠标咔嗒一响点了接受。

这鬼剑一点都不含糊,刚开局就以一种雷霆万钧的气势举起太刀直线冲来;那边厢魏琛还想再发两句嘲讽,没想到小鬼迅速进入状态,竟然操刀就上,慌忙躲避之际已经飞快算计起来:不是阵鬼。在追逐战中又见他开了几阵,魏琛心下有了定数:阵斩双修。

 

 

鬼剑士倒下的时候,一些看热闹的中立人士都摇头叹息,因为这小鬼剑把术士追得死紧,攻势又猛烈,只是总被术士抓住空隙逃脱然后乘势反击。鬼剑士血槽清零时,术士的生命也如风中残烛。

“年轻人,还是太嫩啊!回去再练练吧!”魏琛在兄弟们欢呼的背景音下老气横秋地敲出这行字。其实他还没到二十大几,况且按血量来看赢得勉强,于是引来围观群众一片嘘声。

那边沉默了半分钟,居然是老老实实回应道:“好,谢谢指教。”

魏琛有点意外。刚才那局,实际上鬼剑不是咬住了术士,而是被术士引得满场跑。他用自己丰富的经验磨死了对方,换言之就是猥琐。而一般的玩家看不出来,会以为自己真的就只差那么一点,心浮气躁的说不定还会拍桌子叫板再来一局。

莫非这小子看出来了?魏琛心里嘀咕,就见那少年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方才打得凶猛,却长得一副干净的学生模样,非但不见戾气,眼神中还沉淀着一抹平静稳重之色。

少年拔出卡,伸懒腰,淡淡道,我要回去了。

他环顾四周。接着霎时,像是被按下什么开关,他以极其风骚的步法走位突破穿出人墙,所有人就眼睁睁看着他跟条鲇鱼似的穿梭到网吧前台,把一张十元纸钞拍到前台小妹面前。

全场当机,这都不能说是神转折,而是瞬间出戏。这这……这也太迅猛了吧?

此时魏琛职业级的意识就彰显得淋漓尽致,他首先反应过来,用手臂拨开人群,三两步跑上去横在少年身前。有人来拦,少年并无情绪波动,只是又用那种冷冷的声调开口:“还有什么事?”

他比魏琛矮半个头,但是往魏琛面前那么一戳,眼神一凛,气势上好像高出了一大截。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魏琛催眠自己,不过是个毛小子。于是他恢复了长(chang)者应有的气势,他重整旗鼓,他无所忌惮,他……他要说什么来着。

少年的耐心和教养都还不错,也许是看在魏琛年长几岁,他没有摆出抱臂斜睨一类的中二姿势,就单手插进外套衣兜静静地等。

魏琛说实话也不知道到底为啥拦他,好像少年就这么挥一挥衣袖,除了账号卡什么也不带走的行事风格实在太干脆利落,让人恨不得给他拖泥带水一把。魏琛卡了半天,突然蹦出一句:“小子,未成年吧?”

说完魏琛就蛋疼了,他在肚子里给了自己一个破颜拳。这是什么特别的堵人技巧……

谁知话音未落,少年的脸色哗地就变了,眉间气候由天高云淡转至风雨欲来,他努力掩饰着波澜不惊下的紧张,但这些哪里逃得过魏琛雪亮的双眼。

魏琛心头涌起一阵谜之爽意,眼瞅着逼格恁高的小毛孩被抓住把柄,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他酝酿着要如何补刀:“先别急着走啊,咱们还没说定——你要是输了该怎么办呐。”

少年瞟了他一眼。魏琛从他眼里读出妥协,然后看着他往后退一步,又一步。

魏琛得逞似地,抚着没刮干净的胡茬,露出电视剧里那种反派笑容。其实他也不想行什么苟且之事,就想吓吓他,让他认个怂,然后把场子扳回来。

少年低着头,缓缓挪移到一处位置,然后立定——等等!魏琛一个激灵,那个站位……!魏琛大喝一声:“抓住他!”

 

 

兔崽子溜得真他妈快!

操,算了!魏琛一跺脚,鞋底碾灭了扔在地上的烟头,抬手拦住呈虎狼之势的自家弟兄,目送少年化作道路尽头的一个小点。

如果说之前,魏琛还不确定少年能否察觉他的战术意图,这次蓄意为之的选位可就让他看得明白了——确实漂亮,从多方面来说都很难堵截到。虽然魏琛可以看破,但总不能指望他手下弟兄们都具备这么高端的预判吧。这不,就把人给放跑了。

是个好苗子。

魏琛虽然因为被涮了一把而吊着脸色,但他考量起少年的荣耀素养来,仍然十分认真。待他回到原先的座位时,却见人群还未完全散开,几个人蹲在地上研究着什么。

“干吗呢干吗呢,人跑了啊,没戏看了,都散了散了。”魏琛没好气地挥挥手。

“不……”其中一个人站起来,把手里东西扔给魏琛,“魏哥,你看这个。”

魏琛伸手一接,沉甸甸的重量压得他皱了下眉:“什么玩意……”

定睛一看是个双肩书包。纯黑底色,除去几道白色纹边就没啥装饰,挂着个品牌LOGO,简洁得要命。

电光火石间魏琛就明白了来龙去脉,不禁摸着下巴失笑。书包都忘了拿,账号卡倒是记得带走。包带上挂着一个透明卡套,他翻到正面,卡套里学生证上的一寸照,可不就是那张脸,云淡风轻,眼睛里蓄着坚硬的平静。

魏琛念出姓名一栏里,那排棱角分明的字。

“吴羽策。”

 

还真没法就这么算了。

 

 

TBC.

————————

作者常年不吃药,每天都想瞎胡闹。

评论(28)
热度(56)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