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不是来更新的,我来挂个人。不,挂个鱼丸。


这个小表砸,我真的,忍不了她了。


 @廊叶秋声 


1

不能过了。

我这辈子再没有遇到过第二个像她这样的(糟)糕(的鱼)丸。

(说起来糕丸,不是,鱼丸这个名字,是我这只水鸟的建议。她当时立刻就赏了我一爆栗,表达她对鱼丸的喜爱与赞美之情。)


我们在中二时,呸,高中二年级时经人牵线搭桥认识了。(这浓浓的相亲气息一定是我的错觉?)

她把全职安利给了我。没齿难忘。

随后,我们就过上了

“我萌的CP拆了你本命”的日子。


我和她的本命各是什么,就不透露了吧。

伤感情。


2

在更进一步的交往中我们知道了。

我们的小学只有半墙之隔。对,半墙!

然后我们考进了同一所初中。

她小学的闺蜜是我初中的闺蜜。

她初中的闺蜜是我小学的闺蜜。

她的画友是我中学六年的亲友。

她收了个徒弟是我小学的好友。

然而直到高二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对方这么个人。

“你怎么认识她?!”的戏码上演了无数遍。

……这是一种怎样交错的缘分?

日了狗了。


3

然而命运这种东西,就是在你以为要日了狗的时候,砸下来一排YOUR MOTHER BOOM。

暑假我们一起去青岛霸图Only。

她爸爸开车带她来到我家时,我爹地刚好从车上下来。

然后。

——“是你!?!?”

——“!!!!怎么会是你!!!?”

我和她结舌瞠目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地观赏她爸和我爹热情似火投入对方怀抱的情景。

虽然我不想如此形容,但看见当时我妈的表情,我觉得她应该是炸了。在心里。


4

听了两位父亲的叙述。

哦。

原来他们小时候是竹马竹马,两家只隔半面墙。

她爷爷和我爷爷是故交。


而她和我,十几年来都在同一所学校,她一个时段的闺蜜是我另一个时段的闺蜜,却一直不得相认。

哦,我还记得,牵线搭桥搭了一个月我们才见的面。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突发事件错过了。

My god.

Sun the dog.


5

最不能忍的是,我们每一年只能发现一个彼此都萌的CP。

对,我们认识迄今两年,只有两个CP是一起萌的。

起初我为命运的施舍感动得泪流满面。

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


第一年的天台。

“我觉得王乐,很萌。”

“真的吗!!!!”我紧握住她的手。

“真的。”她严肃点头,“大眼真是太苏了。”

“…………”我。

“……那我乐呢?”我心怀一丝侥幸。

“没感觉。”她笑得像多年前,那道井上的白月光。

我愤怒地把自己的晚饭倒给了她。

她也不遑多让地倾注着我的餐盘。


对,没错。

我们的口味,也是大相径庭的。

一般她做的饭我不吃,我做的饭她嫌弃。


6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终于,我等来了第二年的天台。

我给她卖了刘许的安利之后。

“刘许!好萌啊!!!”她握着我的手。

“是吧!!!!!!!”我为又一个共同的萌点而欢呼!!!

(两人执手相看泪眼,异口同声)“刘小别/许斌,好萌啊!!!!!”

……

长久的静默。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Sun the doge.


7

还有一件昨天发生的事。

我把又一个本子拍到她怀里。

“别说话。”我高冷道,“用心去聆听。”

“我的心很小。”她粲然一笑。

“去尼玛。”我作势要就地正法。

“装了一只河乌,已经装不下其他。”她拍了一下我的双峰,转身离去。

………………

日了狗了。

“回来!!!”我追上去。

“干嘛?”她莞尔。

“……送你回班级。”


好吧。

原谅你。


评论(21)
热度(52)
  1. 廊叶秋声茶泡河乌 转载了此文字
    这只水鸟真的好烦……而且脑子巨小大概就是因为胸太大把脑子都挤走了( •̀∀•́ )fishball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