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大家好!又是那个双鬼哨向!

上一篇提到的初遇真相。

(宿舍什么的不是按照战队划分,而是按照原作职业分类。要问为什么,只能说,因为好玩(打))

 @初五五五五 应援……十分简陋……


(LO手机排版真是难看炸了!(很在意


——————————


1.

隆冬时节,寂寞沙洲冷的民众们默契举行了一次深夜故事会。


李轩十指交叉支颐,视线深邃。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坐在旁边的吴羽策爆栗他:“能不能正常点讲故事了?”

李轩短促地哀鸣一声:“我还什么都没说!”

吴羽策小幅度邓摇:“我还不懂你?”

“你手劲有多大你自己知道吗?”李轩捂着头诉苦。

“我是哨兵啊。”吴羽策继续低头玩手机,“下次注意。”

卢瀚文天真无邪地眨了眨眼睛,抬起头压低声音问道:“前辈你手中为什么出现了火把?”

“手机游戏立体投影而已。”刘小别冷静锁屏。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白惨惨的2.14。

什么都不知道的李轩清了清嗓子。

“那是进这里一年之后的事,和我同一宿舍的前辈被调走了。我心情特别低落,因为……”

“独守空房?”黄少天嗑着瓜子。

“……字面意义是对的。”李轩面无表情。


2.

近日,李轩心情不太好。

早饭期间黄少天在食堂遇见李轩,照常抬手打了个风流倜傥的招呼。可是李轩眼都不抬一下仅仅回以颔首,类似情形发生了数次,黄少天便意识到了李轩的不对劲。

回到宿舍,他不甘寂寞地掏出手机打开名为“金闪闪超世代KiraKira亮晶晶☆”的群,把除了李轩以外的所有群员都拉进讨论组。

讨论组里,黄少天对李轩的状态进行了多角度宽领域的详细分析,同时义正言辞地对楚云秀澄清自己对李轩不是真爱只有同期爱,大家交流对比互通有无一番,排除生理期等客观因素之后,提出了一个猜想。

李轩的青春期,姗姗来迟了。

小伙伴们顿感压力,因为李轩平时的画风就算不是萌萌哒也算沉稳温和的治愈系。

黄少天尤其沉痛地表示,李轩如果步入了青春期,就有可能既不顾全大局也不默默吐槽了。

听上去……

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你们不懂!黄少天痛心疾首慷慨激昂,如果李轩不能担当顾全大局的吐槽役!那么我们宿舍楼里的正常人!又要少了一个!!

……

哦。

似乎的确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讨论组的名称由“吃饭睡觉刷黄少”改为了“珍惜身边的治愈系小清新发扬同期爱拯救李轩特别互助小组”。

最后,由喻文州发表总结陈词:治疗青春期抑郁症,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患者接触运动,拥抱阳光,感受集体温暖。

黄少天带头刷屏:好!鼓掌!!

在一片啪啪啪声中,本次讨论落下帷幕。


没有参与其中的肖时钦,对着屏幕叹了口气。

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3.

时运不济,走个路都能撞到组团游街的傻逼。

吴羽策不信宿命论,然而不小心撞到人之后,道了歉还被拦截找茬,也难免会抒发如此感慨。

听说摩羯座眼中看全世界都是傻逼,吴羽策向来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此刻他真心觉得,世界上的傻逼确实太多了点。

“不好意思,我有事的。”吴羽策是真的有事,转身欲走。

“你小子说话什么态度?”对方三个仗着人多势众,为首的人抓住吴羽策一边肩膀,从力道上感觉得出是个哨兵。

吴羽策想我说话就这样啊……要特意解释这个也太蠢了,况且原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搁这耗着,他语气里就多了一丝不耐烦:“放手。”

“新来的吧?不懂规矩?”

“我道歉了还要怎样。”

“有点诚意啊。比如……”旁边一个跟班不怀好意笑道,“服侍一下我们老大?他心情好了就放你走。”

听了这话,吴羽策不怒反笑,只是声线登时沉下几度。“你开玩笑?”他微眯起眼,视线犹如闪着寒光的锋刃,“我是个哨兵。”

“那又如何?”为首的哨兵露出下作的笑容,“只要脸好看,都是一样……”

就在一刹那,吴羽策挥出了一记狠厉的上勾拳。对方还没来得及惨叫就摔倒在地,松开了扳着吴羽策肩膀的手。

“本来不想惹麻烦的。”吴羽策活动手腕,骨节发出清脆的声响。


李轩走到路口时,见到的就是这剑拔弩张的一幕。他远远地感知到这四个都是哨兵,不由得在心中卧槽了一声,心下考虑是否应该珍爱向导生命,远离哨兵斗殴现场。

出门参加聚会,路上都能撞见打群架的傻逼,而且好死不死堵在路中央。虽然李轩不是摩羯座,但他也真心认为,世界上的傻逼确实太多了点。

不过再走近些,局势就一目了然了。三对一,形单影只的那个背影还十分陌生。

哨兵那是什么听力,吴羽策背对着李轩都知道有人靠近。他侧过头扫了一眼,看似不经意地对李轩一挥手,让这个向导离开。

李轩自认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但也不会对此情此景袖手旁观。

……当然,他不会承认,是那个哨兵扫来的一眼,促成他推翻了所有走位逃遁的计划。


对方注意到了向这边走来的李轩,咬牙切齿摩拳擦掌之余轻浮地吹了个口哨,“向导?你的?”

李轩正走到吴羽策身旁,嘴角一抽,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吴羽策就抬起手臂把他挡在圈外。

“跟他没关系。”吴羽策说,“我不认识他。”

被护在后面的李轩神色复杂……虽然清楚这属于哨兵的本能,但作为一条真汉子他难免不爽起来。而归根结底,这份不爽要算在对面以多欺少耀武扬威的三个傻逼身上。

李轩并非斤斤计较的性格,平时被哨兵顺手保护一下也不当回事儿。

但是今天,没办法。轩哥,心情不好。

当然李轩表面上掩饰得很完美,一派云淡风轻。

吴羽策回头对李轩说:“要开打了,躲远点。”

“带我一个?”李轩笑得尤为温和。

吴羽策蹙眉:“不是打着玩。”

李轩努力让表情严肃起来:“认真的。我打架很在行。”

说话间对方已经有所行动,吴羽策既不坚持也没说些哨兵主义的话,只是对李轩点了点头,微躬腰身,准备应战。


电光火石之间,吴羽策走位突破,左直拳,翻身,右肘击,两回合就放倒了正面扑上的一个哨兵。

就算他近战成绩优秀,打得也过于轻松了。吴羽策迟疑了一下,但仍没耽误他把第二个跟班踢翻在地。

动作变得比平时更为迅捷有力,出招也轻松了许多。吴羽策察觉的同时就敏锐地意识到,这一切只能由一个人造成。他转过身想趁势把为首的哨兵也解决掉,却发现李轩正拽着那个哨兵的领子,把人丢在墙角。

“他是被你打输的?”吴羽策弯下腰打量。

李轩话语里透出几分畅快:“我说过,打架我很在行的。”

“哨兵输了近战,丢人。”吴羽策没表示惊讶,毕竟向导的可能性都是未知数,他也不多追问。架打完了,他想起还有件正事:“对了,你知道迎新大会的会场在哪里吗?”

“这么巧?我也要去那儿。”李轩一怔,“这么说来你是……”

“五期的。”

“哦!”李轩主动友好地伸出手,“我叫李轩,比你早一届的。”

“吴羽策。”吴羽策微微一笑,放松下来。他不习惯与初次见面的人接触,但还是握了握伸向自己的那只手。


4.

“哎哎哎我记得五期的迎新大会还是我拉你去的。”磕完瓜子的黄少天语速也加快了,“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得感谢我啊?要不是去参加大会你能在半路上勾搭到吴羽策吗?不枉此生吧?”

“你能不能稍微注意用词?”李轩又给黄少天抓了一把瓜子。

黄少天不以为意,朝他身边一指:“没事,人都睡着了。”

李轩转头一看,压在自己肩膀上的吴羽策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他顿时感到一阵淡淡的忧伤,他们初遇的情景这人居然都能听到睡着。

“也差不多该休息吧?时候不早了……”最后的良心乔一帆说了句公道话。

“也好,散会散会。”

故事会是在李轩和吴羽策寝室开的,大家是席地而坐。目送众人离开之后,还坐在地上的李轩推了推同样坐在地上但身体靠着他的吴羽策:“醒醒,到床上去睡。”

吴羽策不情不愿地半睁开眼应了一声,不过显然还没清醒。他扶着床站起来后,虚浮着游荡了两步,就一头栽进了李轩的床铺。

李轩顿时就蛋疼了,内心选项在睡吴羽策的床or同吴羽策挤一张床之间疯狂地交叉闪烁着。他这里纠结不定,吴羽策倒是睡态安详,李轩盯着室友毫无防备的睡颜天人交战了许久……还是认怂去睡另一张床。

李轩躺上床的时候,吴羽策在睡梦中翻了个身,面朝着墙背对着他。他关掉台灯,满室黑暗中只能依稀辨出吴羽策修长的轮廓。吴羽策睡觉时悄无声息,像只习惯良好的猫。

李轩还记得吴羽策搬入寝室的第一晚,他半夜醒来,看到对面床铺上安静地伏着一团被子,几乎不见呼吸起伏。他半梦半醒之间,简直要以为搬进来的室友只是自己太过寂寞产生的幻觉,于是下床靠近察看,对着被褥伸出手时却被对方猛地扼住手腕。

“你怎么了?”吴羽策另一只手揉着眼睛,声线还带着刚从梦境中脱离的迷茫。

李轩倒是完全清醒了,但是又不能直说我以为你是个幻觉这么神经质的理由,灵机一动答道:“梦游。”

吴羽策“哦”一声,松开对李轩的钳制,也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现在李轩仍能回忆起当时那股力道,让他那一晚揉着手腕过了很久才睡着。吴羽策大概早已忘却了这事,他也没对吴羽策提起过。就算提了,吴羽策下手也还是不知轻重。

不过这些小事都无所谓了。

李轩朝着对面床铺的背影笑了笑,轻声念道:“晚安。”


——————————

轩哥的精神能力跟鬼阵差不多,大家意会一下(x

评论(16)
热度(114)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