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2015.2.7

关于百花队长和猫的一个随笔

心灵极度疲累的时候人们就会懒得再去架构什么外在和内在的防御。正如关闭防火墙病毒就会一拥而出,卸下心防后最本真的情感也就汹涌倾泻,什么坚如磐石铮铮铁骨都能一概被冲垮在浪潮之下。

譬如走在路上看到一只小奶猫小狗崽甚至乌龟蛋子都会同情心泛滥,觉得它多可怜,还对着我哭唧唧的,我不能让这个娇嫩的生命流落尘世受苦受难啊,我佛慈悲还普度众生呢。

不过正常人都是能够调动理智克制冲动回头是岸的。

第五赛季结束后百花里头多了一只猫。

最初这只猫的存在只有张佳乐知道。百花同大部分战队一样禁止队内养宠,但张佳乐是什么人,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可以扯过全联盟的选手问你知道叶秋长啥样吗!也不管孙哲平都感到羞耻了的行动派,再加上年轻不懂事,于是冒百花之大不韪把猫收入房(寝室)中了。

第二个知情者是孙哲平。他刚退下,葬花血温尚存,他们当然还有联系,只是少。彼此不愿过多打扰。

视频通话时张佳乐说话说得好好的突然插进一声喵,直喵得孙哲平一愣。

“不是我!!”张佳乐看见他表情就急了。

“知道。”孙哲平镇定得很快,“养了猫?”

“Bingo!”

“解除禁令了?”

“没……”张佳乐底气不足。“但是很可爱!也很好养,啥都吃!”

孙哲平其实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张佳乐想干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孙哲平说:“我看看?”

张佳乐调转摄像头,屏幕映出寝室地砖上花里胡哨的一团。

怎么看都是一只俯拾皆有的中华田园猫。孙哲平琢磨半天,问:“它有啥可取之处?”

张佳乐思索,“……没啥。”

“……没啥你养着干啥。”

“干你。”张佳乐翻了个白眼笑得特别欠,“在路边缩成个球瑟瑟发抖,可怜死了,我涌起了要好生抚养它的冲动。”

洗个茶杯都能摔碎了还好生抚养猫呢。“叶秋说过,如果冲动是魔鬼,张佳乐可以抵上整个地狱……”孙哲平大笑。诚不欺也。

“我靠!!”张佳乐气笑了,一把抱起团在地上午睡的猫球,抬起一只爪子对着摄像机愤然威胁道,“我就知道叶秋嘴里吐不出象牙!”

“哎你别捏肉垫!亮出爪子抓到手了你就哭吧。”

“你才哭呢!”张佳乐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猫爪放下了。“等着,老子总有一天把他们所有人都打哭。”

张佳乐说话的时候正把猫抱回地上,头埋着看不见表情,话说得云淡风轻。孙哲平顿了一顿,说:“记得带猫去打个疫苗。”

“靠,麻烦死了,还要偷偷带出去。”张佳乐露出牙疼的表情。

猫听不懂两个人类的对话,慵懒地甩着尾巴寻找下一张温床。看在张佳乐这两天好吃好喝供着它的份上,刚才他来冒犯的时候才没有动爪。

第六赛季结束的时候那猫跑了。张佳乐有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忘了关窗,它就再也没有回来。

“养熟了就跑,靠。”张佳乐抱怨,“什么猫啊这是。”

孙哲平觉得他说话逻辑越发不对。

“真是一片真心喂了狗……”张佳乐忧郁支颐,“要不下次捡只小狗回来养吧。”

话说出口就蛋疼了。尼玛一年前那种心情还想有下次?

孙哲平看他一脸咬舌自尽,遂劝解:“你可以跟人家猫学学。”吃饱了睡,饿醒了吃,随心所欲,睥睨众生。重点是猫想法不多,看到人类也只觉得都是傻逼,也没人见过猫失眠,或是猫挂着黑眼圈。张佳乐的心思真是司马昭一样,第六赛季是结束了,但有远见的人都能通过百花式打法看出玩儿命的苗头,令人六月胆寒。

但是谁能说什么呢。

张佳乐就迷茫上了。拿自己个大老爷们跟猫比,还比不过猫,这是骂他呢?可孙哲平骂人属于豪放派,去你MB之类的,从不干指桑骂槐的事儿。

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于是问:“你啥意思啊?”

孙哲平的声音夹杂着电流传过来:“没啥意思啊。”

这时候淅淅沥沥的水声泻下,逐渐充盈整个空间。

张佳乐看看窗外,雨季来临了。

评论(3)
热度(40)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