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双鬼哨向

和周乐哨向处于同一世界观下。时间尚早。

带一点双花,出生入死战友情。

————————

“初次见面?”李轩叼着塑料叉子笑,“前辈何时也对这些八卦感兴趣了?”

张佳乐啧了一声,拿起调羹在碗沿上敲出一串清脆碰响:“对你俩来说如此重要的大事,居然讲成八卦?这倒霉孩子怎么如此不爱惜自己!要怀着对生命的尊……”

孙哲平按住张佳乐不安分的右手:“别叨逼了,好好吃饭。”

“我等他的八卦下饭啊。”张佳乐好严肃。

结果还不是想听八卦么,李轩叉起刚泡好的面腹诽。不过话说回来,张佳乐坐的这个位置是……余光瞥向被驱逐到隔壁盖才捷他们那桌的李迅,李轩在心里把蜡烛摆成了鬼阵。难道李迅常驻的座位会给人物自动加成八卦Buff?

“你小子别吐我槽。”埋头扒饭的张佳乐冷不丁开口,“我配枪可还没卸。”

……。

李轩默默咽下一口泡面。

S级一等向导。真可怕。尤其是身边还配置了个S级一等哨兵的情况下。

“前辈你这样不太好吧。”李轩发挥优势打迂回战术。

“嗯?”张佳乐疑惑。

“如果想交换的话,不得先对后辈开诚布公吗?”李轩笑道,“前辈的风度啊。”

“居然被你先将一军。”张佳乐不怒反笑,他双眼神采奕奕,笑起来顾盼神飞。“可以啊,等价交换。”

张佳乐进食如风卷残云,现在嘴都已经擦干净了,正方便开讲。

他故作夸张地清了下嗓子。

娓娓道来。

……

“我试着总结一下。”李轩面无表情地拿筷子划拉餐盘里的米饭,"张佳乐前辈精神感知全开时搜索到了附近的几个人,而觉得其中孙哲平前辈的头像和个人简介最合胃口,所以就主动积极地勾搭了?"

“Dei。"张佳乐抱臂颔首,看上去真像那么回事。

“前辈你哄鬼啊。”

“哄你啊。”张佳乐仰天大笑。

“怎么不说是摇一摇约出来然后神龙摆尾修成正果啊。”李轩破罐破摔,“哦对了,孙哲平前辈不是向导,没法同时摇。”

“……别把我讲得像约炮神器一样?!”还有神龙摆尾是什么年月的烂梗了啊!

“搜索附近的人这种功能就很纯真无邪了吗?”李·不要被我抓到槽点·轩大大觉醒了!

“小李啊,你自己也是向导,何苦剑开双刃……”张佳乐夸张地作西子捧心状。

“我没有前辈的约炮技巧……”李轩实诚。

“哈哈哈约你妹啊还当真吗!玩笑而已。而且我和这货,”张佳乐抬起筷子指孙哲平,“不是那种关系!”

“咦?”李轩睁大双眼。

“咦!?!?”李迅惊诧万分。

李轩把探过来听八卦的李迅脑袋推回隔壁那桌,虽然他自己也还余震未消:“我们一直以为……”

“少看八卦小报。”张佳乐痛心疾首,“只是配合默契的战友而已!”

一直未参与讨论的孙哲平也颔首示是。

“哦。”李轩很识时务地装乖。

“只是兄弟啊,你会和兄弟打炮吗?就像你会和……”张佳乐的眼神在李轩身旁转了一圈就溜向隔壁桌,“你会和李迅约吗?”

李轩秒答:“不会。”

“我靠!”躺着中枪还被队长嫌弃,李迅苦闷,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好,我说完该轮到你了。”张佳乐一拍手就要切换频道。他可没忘了正事。

李轩悄悄用余光瞅了瞅身旁,见座位上那人毫无异样,便正坐起来说道:“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

“等等啊。”张佳乐走后面王杰希那桌顺来了一杯茶,双手捧着,进入看戏模式。

孙哲平从他手里把茶杯无情地拔了出来。少跟王杰希玩,你跟他学坏了你知道吗。

李轩“……”了一下,便继续道:“我独自走在路上,突然听见前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于是拐过街角一看,妈呀,一个目测一米八的哨兵,眉清目秀的,气势汹汹拎着另一个哨兵的衣领,地上横七竖八地还陈列着好几个哨兵……”

张佳乐朝李轩身边瞥了一眼。

“我大吃一惊,这是撞着什么案发现场了!但是那个拎着人的小哥看上去还挺好说话的样子……刚这么想呢,他突然一转脸,两道凌厉的眼刀直捅向我这边!我腿一软就跪在地上大呼,壮士饶……嗷!”

一记刚猛快斩伴着风声劈落。李轩一手抱头,痛至收声。

吴羽策淡然收回凶器筷子:“我不说话你就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原来是胡说的,小李你不厚道啊。”张佳乐故作不满,但是语气十分愉快。看那模样本也不是为八卦而来,不过图个乐子。

“前辈你不也是。”吴羽策抬起双眸,眼神里有微光安静地流淌。

“小吴进队,你们就是双倍战力了啊。”张佳乐笑着起身,“不玩了,回宿舍!”

“不过,我也不是全部都胡说八道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李轩忽然说。

吴羽策乜他一眼。

李轩笑道:“起码在我两腿一软之前都是真的。”

吴羽策说:“那凌厉的眼刀呢?”

李轩打着哈哈:“你瞪人真的有够可怕……”

吴羽策不予置评。

结伴而行,互不言语。

不知道吴羽策有没有在想什么。反正李轩自己是抱有心事的。

那个时候。

那个轻浮的问题。

问出口之前,张佳乐的眼神确实是停留了那么一霎,在吴羽策身上。

李轩可以确信。

张佳乐前辈挺善解人意的。

李轩默默地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吴羽策后头。他望向前方永远挺直的背影,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微微笑起来。

——————————

大概是轩策刚有一点眉目的时期

评论(6)
热度(65)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