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方乐】对症下药(中)

 @太阳花 感谢授权!

Attention:文中剧情与原作剧情走向无关

《棋坛风云》paro

方士谦x张佳乐

——————————

 

 

河有两岸,事有两面。

就譬如张佳乐的百花式作死,乐粉一概划为我家乐乐萌萌哒,但被乐黑一表就是张大牌没吃药,有病得治,否则贵体欠安了大腿都抱不牢。

张佳乐每刷到这种帖就高冷一笑。

到底只是粉丝,看不透事情的本质。

你们这是没见过微草高级作死大天使!

 

国手亲临棋坛一说曾经搞得乐版人人自危。

这个猜想其实不假,张佳乐的确没事就来他自己的版区闲逛,刷到黑帖的反应也随着经验的积淀而演变,由最初的“气死我惹!管理员怎么不管!”到后来的“hhh能不能想点新花样了?”可见脸皮厚从磨砺出,大牌范自棋坛来。

话说最近,方士谦被取关的频率有点高。虽然张佳乐取关他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围观群众都已经“哦……”地见怪不怪了。但眼下二人正被新片捆在一起,棋坛自然耐不住寂寞展开了如火如荼的讨论,围绕着“张佳乐你为什么要取关”这个核心话题展开。

张佳乐捏紧了手机,心想你们说我为什么要取关!我真恨不得把方士谦的微博取关再加关,加关再取关,往复循环,让这家伙每天被系统消息轮上一圈!

 

恰在此时敲门声响。

一下重,三下轻,节奏卡在四四拍。

张佳乐就知道是谁来了,弹起来冲着门大喊:“没人!”

“我不是坏人啊。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我靠!”一阵恶寒流遍全身,张佳乐冲过去,身子贴住门板,“Go away!”

“咦,英语?哦,我@你的常用英语口语100句……”

“你到底来干嘛!”张佳乐怒踢门。

“不闹了不闹了。”门对面一声咳嗽,玩笑意味也收起三分,“我有正事。”

“哦?方神找我还有正事?”张佳乐完全不买账。方便面汤深仇和微博谣传大恨他还没忘呢!

“是啊,我思量再三也只有张大pai……张大神能为我指点一二。”方士谦顺水推舟。

“……别跟我油腔滑调。”你肚子里那点坏水我还不知道?实在危险,差点就真的放进来了!

“行。不过,就算我下个套……”方士谦的嗓音仍然带着温润的笑意,“你敢不敢往里钻呢?”

……靠!?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张佳乐抬起膝盖,照着门板猛力一撞!

……然后抱着腿默默下蹲。

靠忘了宾馆房门是内拉式……真特么疼。

偏偏门外那人还要调笑一句:“别破坏公物啊。”

张佳乐胸中燃烧的战意令他忘记了疼痛,遂一跺脚起立开门,拎过方士谦的衬衫领子,然后把这冤家扔进了屋。

 

“有什么事。”张佳乐虽然把不爽写在脸上,但还是让方士谦霸占了房间里唯一一张长沙发。

方士谦姿势得体地倚在沙发靠枕上。他穿了件米白风衣,很好地掩盖了他自来黑的气质。沉思片刻,这位神才不紧不慢开口道:“你看……是不是能把微博关注加回来了?”

……这理由是你现编的吧!?

自上次方便面曝光事件后,张佳乐确实一直没把方士谦的微博关注加回来。对此张佳乐表示:“感觉微博界面一夜之间被洗白了,神清气爽,好痛快哦。”

方士谦说:“其实你可以感情真挚些,不用棒读啊乐乐。”

“对你还用得着演戏么?”张佳乐不屑且不爽,“还有乐乐个头啊,要不我叫你谦……”叫到一半就被恶心得寒毛直竖,“噫”了一声。

方士谦两眼瞅着张佳乐笑。

张佳乐一见他笑就打心底里传出一阵颤。照他的世界观而言,高级黑和心脏的笑容都不是好事的预兆,须要谨防。而且他真不相信方士谦有无聊到没事登门就为了撩他的地步,看似无害的谋划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方士谦站起身,从风衣外套里摸出个白纸黑字小本本,双手上呈张佳乐,“有段戏,我找不到感觉。”

“所以?”张佳乐甩了一眼,正是剧本缩印。

“想拜托你帮忙。”方士谦的神情真挚极了。

“你还需要找人练戏?别逗好吗,我很忙的。”话虽这么说,张佳乐还是把剧本接了过来,翻到折了页角的那一幕台词。

方士谦早看准他会帮忙,只是嘴上还要扯两句淡:“嗯?那张大牌的业余工时收费标准是多少啊?”

“市中心商业区东街新开了一家甜品店。”张佳乐手上翻着剧本,目光却故意飘向窗外,“听说特别好吃啊,买一份都要排队预定的……”

“这还不简单么。”方士谦摆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只要张大牌不是想要天上的月亮。”

“哦,那我要天上的月亮。”张佳乐面无表情配合道。

“别闹。”方士谦不知从哪又掏出了大一号的剧本,卷起来照张佳乐脑袋上敲了一下。“既然讲定了,那就开工。”

 

一说要练戏,两人之间互嘲互讽的玩笑氛围霎时间就蒸发了,取而代之的是各自揣摩台词的肃穆气氛。

方士谦说要练习的这段戏,虽然没有男主角什么事,张佳乐也在钻研剧本的过程中大致领会过。

这段是男二号和女二号的对手戏。张佳乐在中草堂那次和叶修胡闹的那段戏,让他本以为女二号是薄幸的苦情角色。可再看过这一场他才认识到,没有最苦逼只有更苦逼。

男二号本是女二号的青梅竹马,自小耳鬓厮磨,成年后因信奉好男儿志在四方而独闯天下,誓要事业有成再衣锦还乡,风风光光地娶心上人为妻。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别数载,待他回来,竟发现青梅竹马变了心;变心就罢了,还变到个苗疆女身上……

这一幕便是男二号表白真意不成,急火攻心,便闯入青梅竹马的闺房。二人一追一打之际双双跌落在床铺上,男二号趁机压住心上人苦诉衷情,却被心里种了情蛊的女二号冷言相对。

张佳乐不由掩面。作为男人,被NTR,还是被一个女人NTR了……着实不忍卒读。但一想到这个苦逼角色是落在方士谦身上,又禁不住暗自欢喜——他还从没见过高级黑泛苦水呢!别说他了,就连王杰希都怕是没见过。再加上口头约定的甜品合同,就算知道是扮作女二号来陪练,张佳乐也欣然应允了。

即使逮不到拍照留念的机会,那把这番情景铭记在心,绘声绘色地讲给别人听也是爽die啊!至于方士谦本人承不承认,Whooooo care!

大家!你们一定也想回黑这个嘴甜心苦的高级黑吧!想很久了吧!?

张佳乐越想越兴奋,给自己安上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迫不及待合上剧本。“啪”的一声,引得方士谦都回头看他。

视线对上了,张佳乐就把剧本往桌上一拍,豪情万丈:“你酝酿好没有!”

“你好了就行,我随时可以。”方士谦脱了风衣搭在沙发背上,上身就只剩一件手工灰底黑纹衬衫。“这么豪气,哪里像柔情似水的女二号了。”

“说就说,脱什么衣服,老流氓。”张佳乐笑道。

方士谦不以为意,嘴角也扬起笑容:“方便活动啊。”

那上扬的弧度让张佳乐心虚起来,莫名觉得方士谦是不是早就摸清了他那点心思。

其实一直以来,两人之间,被摸清的都只会是张佳乐。

虽心怀不甘,但他张佳乐又不是方士谦的什么人,何必在这种事上较真。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没有场记板,他便以手势为信号将就着。

“好——Action!”

 

台词主要都是男二号把女二号压制住之后才说的,所以两个人象征性地随便拆打几招,方士谦就把张佳乐按在了床沿上。

“我没法接受。”

方士谦的神情既气恼又不甘,双目中隐忍着痛苦。张佳乐面色冷峻,仰起脸审视他,其实心里头简直要乐翻了。

“那也无可奈何。”张佳乐口里凉薄道,“你一去天长日久,就是水晶的心肠,也被时间消磨殆尽了。”

“当初你我未曾山盟海誓,我只当心默神契……”方士谦垂着头,哀伤得浑身微微发颤,“何曾想你,同为女子,竟甘愿委身于她,落得个不洁声名!”

“这话差了。我有此心,人家倒未必有意。”张佳乐拼力忍笑,才把脸给绷住。

“同她相比,我缺了什么?”方士谦微微压下身,语气更为激昂,似乎恨不能从话中渗出心血作证,“论真心待你,我势必更甚于她;论相伴在侧,我不过不得已短了那三年!”

此时女二号理应直视青梅竹马的双眼,来表达自己痴心不移。但当张佳乐的视线触碰到方士谦的眼神时,竟仿佛要被烫到似的,差点本能地避开。

在戏外从未有人读懂的那双眼睛里,此刻于其中翻滚的情感却炽烈得鲜明,似利剑,如野火,足以使人节节败退。

是戏里?是梦境?还是现实?

就这么一恍神的功夫,张佳乐就已错过了衔接台词的时间点。待回神过来,方士谦正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脸:“怎么了?嗯?沉醉在我的演技里了?”

没错,到底还是方士谦。

那个面上总带和煦笑容,内里打着鬼主意;看似什么都不在意,实际上却能看清一切的高级黑方士谦。

“滚吧你。”张佳乐嗤笑一声,推开他的手,“演技浮夸得我都走神了。”

 

 

 

 

————————

有眼力的小伙伴们能看出方神台词是影射什么的吧?(不要说出来

再次重申,本篇与棋坛原作剧情走向无关。

评论(19)
热度(98)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