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王吴】天作之合

@太阳花 感谢授权!

Attention:文内剧情与原作剧情走向无关

《棋坛风云》paro
王杰希x吴羽策!
王杰希x吴羽策!!
王杰希x吴羽策!!!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其他自由心证。CP洁癖慎入为好!

——————————

吴羽策的戏里戏外简直是天壤之别。王杰希靠在休息室门旁看他给自己卸妆,亲眼目睹浓妆厚粉一点一点褪去后,渐渐脱出原来那张英气的俊秀面孔。
单看吴羽策的素颜,实在难以把他与片场中妖冶到诡异的女鬼扮相联系到一起。
吴羽策卸妆的动作并不熟练,对着休息室的落地镜折腾了半天,折腾到现在差不多了,其他人也都离开,就剩他们俩了。都不是多言的人,气氛有点僵。王杰希深知吴羽策的性子,心想身为前辈还是主动些的好。
王杰希问他:“怎么自己动手?”
吴羽策说:“化妆师临时有事,让他先走了。”
王杰希点头:“你的助理呢?”
吴羽策答着,手上动作不停:“又换了。”
说话间残妆已经被卸了个干净。吴羽策放下工具,抬眼望向王杰希。王杰希这才看清了他眼角下那粒泪痣,不太明显,拍戏时粉又施得太厚,居然给盖住了。
吴羽策起身,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新助理刚找到,明天下午过来。”和平静的语调不同,他端起纸杯,仰头把水一口气灌下去。
“在虚空压力大吗?”王杰希看他喝水如灌酒。
“还好了。”吴羽策淡淡一笑,“在哪里压力不大?”
王杰希应了一声,“那你……”
“从今晚到明早,我算是自由身。”吴羽策转着手里的空纸杯。
这句话很值得琢磨。王杰希盯着吴羽策波澜不惊的面容看了一小会。
就仅有一小会。然后王杰希问了个理所应当的问题,吴羽策也理所应当地点了头。于是王杰希就理所应当地带着他离开了休息室。
减压到底是不是个理所应当的借口,这种事谁知道。

 

但不得不说王杰希很懂得节制,大概是考虑到明天还有工作,事情做得相当适度。吴羽策在宾馆客房的双人床上醒来的时候并没觉得有多么不适,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属于另一个人的床位,空空荡荡。
浴室里传来水声。几分钟后出来一个裹着浴巾冒着热气的王杰希,和吴羽策惺忪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王杰希说:“起了?”
吴羽策从不算太狼藉的床铺上爬起来,发出一个闷闷的单音,然后问:“几点了?”
王杰希拿毛巾擦着头发:“离开场时间还早。”
吴羽策说:“哦,那我洗个澡。”
其实这两件事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哪怕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场,吴羽策也要用这半个小时来洗澡。
王杰希背对着吴羽策穿衣服:“要我等你还是先走?”
吴羽策说:“随你。”说完保持着拉开浴室门的动作。
王杰希想了想,把房卡放在电脑桌上:“那我先走了?”
“好。”吴羽策关上浴室门。

 

王杰希订的宾馆就在片场附近,但吴羽策还是卡着点才到的工作现场。
连王杰希都想不明白这两小时他到底干什么去了。不过大家早都习惯了吴羽策的自带大牌,多次实践都证明了人家确实不是故意的,天生属性加成。导演也没多说什么,见吴羽策来了就拉着人和王杰希一起讲这场处于全剧高潮的对手戏。
吴羽策看起来没比刚醒来时好到哪里去,说他走神吧可是眼神并不空洞,说他在认真听却又摆着一副漠然的神情。
等到导演转身对场内喊起开工啦开工啦,吴羽策便凑得近了些。王杰希就忽然觉得手上多了个东西,既平滑又坚硬的,还带着人体的余温。
然后吴羽策就像没事人一样走向拍摄场地。王杰希低头一看,正是那张房卡躺在自己手心里。


 

这部戏称得上是一个转折点。虽然是部鬼片,又是翻拍经典,但收获的口碑好到出人意料。作为主要角色之一,吴羽策在影片中的女鬼扮相红遍了大江南北。
吴女鬼的角色定位并非反派,反而命途多舛境遇凄婉。她在世时与邻家少年私定终身,少年却遭人暗害,英年早夭后轮回转世为人。女鬼因守结发之约来到人间,顺为青梅竹马报仇雪恨。怎奈怨魂鬼气冲乱阳间运数,离奇命案频发,便请来天师降妖除魔。
在最后一幕戏里,天师折损命数降伏了女鬼。凄厉的哀鸣逐渐消散后,天地悲泣,云消雨散后空余一片清明,催出了无数观众的热泪。
而此时神通广大的王天师正端着手机刷网页,翻看公关部门有意流出的花絮照片。其中一张就是王杰希手持法器靠在化妆室门口,对妆化了一半的吴羽策假作出招之势。
摄影师选取的角度相当巧妙,不仅只拍到了王杰希的侧脸,而且让吴羽策上了妆的那半脸露得恰到好处,和素颜的另一半形成了微妙对比。花絮照内其乐融融,两位主演相视而笑,旁人完全无法想象片中天师和女鬼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紧张气氛。
王杰希意识到吴羽策在看这边的时候,嘴角的笑意已经漾开了。他轻咳一声,注意到吴羽策手里也端着智能机在刷,于是转移方向:“也在看场照?”
“没。”吴羽策把手机举给他看,“李迅给我推荐了个论坛……”
说话间两人都向对方靠拢了些,王杰希瞥见了吴羽策手机屏幕上的页面,顶头一行小字吸引了他的目光:
荣耀论坛>>娱乐专区>>张佳乐版
下方排列着五颜六色的论坛板块。
“你对张佳乐的事感兴趣?”王杰希对吴羽策的这个举动有点感兴趣。吴羽策的八卦技能点都点在李迅身上已经成了圈内共识,难得看他逛一次论坛,居然直奔张佳乐版?
“嗯,可以学到很多。”滚动条在吴羽策的手指滑动下缩得飞快,随手点进一篇帖子,“比如张佳乐……张佳乐前辈,已经换到第几任助理了。”
前辈两字咬得尤为别扭,一听就是平常直呼其名,想到面前的王杰希也是一位前辈才硬生生改过来的。
王杰希说:“换助理这个事,挺想知道你俩谁更勤的。”
吴羽策低头看着手机“嗯”了一声,淡淡开口:“前辈,你想说的就这些?”

 

这次双方都无甚要紧的工作,便放宽了心翻云覆雨。王杰希把节奏掌握得很好,火候也恰到好处,完事后实实在在尽了兴,却并不让人感到十分疲累,吴羽策还存有趴在床上玩手机的余力。
他戳着屏幕神游天外,想王杰希的确很懂节制。真正懂节制的人并非像苦行僧那样遏止欲望短衣缩食,而是能在适度时间内将一切资源利用最大化。
“洗不洗澡?”王杰希的手指插进他发间,随意揉了两下试试湿度。
“累。”吴羽策睁眼说瞎话。
王杰希也不强迫他,干脆翻了个身看吴羽策玩手机:“又在刷?”
吴羽策刷得心不在焉,王杰希一提醒才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就又点进了娱乐论坛。反正百无聊赖,也就不作解释,顺势翻看起精品贴来。
王杰希一言不发,看他频频点开页面,指尖飞快一划就去按右上角小红叉,突然说:“我想歇一歇了。”
吴羽策手指一停,转过脸盯着王杰希。“什么?”
“转幕后做监制。”王杰希一笑,两只眼睛便眯成同样大小,“不然老有人给我推荐整形医院开眼角。”
王杰希的眼部缺陷也算是他个人特点了,演技精妙却一直因此为尖酸的评论家们所诟病。但经他自己之口说出,竟像“天气真好”一样风轻云淡。不过相较而言,这么大的决定就这样讲给吴羽策,一个在虚空的影响力都还不大的后辈听,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我听过这么一句。”吴羽策倒不惊讶,“世上不能有完美之人,所以上帝给了王杰希这么双眼睛。”
一句玩笑性质的话被吴羽策讲得像汇报工作般严肃,王杰希笑出了声。
王杰希就连笑都很节制。吴羽策注视着这张离自己不过几厘米的笑颜,忽然感到刚才那种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有机会拍电影,我会邀请你。”笑完之后,王杰希说。
吴羽策仍旧埋头刷机:“因为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刷:“这属于公事邀请,不带私人感情。”
吴羽策偏过头笑了一下:“好。”


娱乐圈无时不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与事。大路朝天各自走,过眼烟云如水流,时间像电影胶片里帧数回放一样廉价地飞逝。吴羽策在虚空逐渐风生水起,与之相对的代价便是像上了发条一样每日忙到脚不沾地。
再次遇到王杰希实属巧合,地点在吴羽策都不想匀出精力去顾及主题的一场酒会上。四目交接一刹那两人都不由顿住动作,这才发觉自从上一次见面起就没再联系,算至今日似乎已经过了很久。
吴羽策端着酒杯走过去,很自然地打招呼:“前辈晚上好。”
“晚上好。”王杰希点点头,“你能喝酒?”
“不能,但我的助理又辞职了。”吴羽策一手托着高脚杯轻轻摇晃,玫瑰色液体随着他晃动的幅度在杯盏中起落。
“那真巧,我也不能。”王杰希道,“出去透透风如何。”

这一透当然就再也没回来。
王杰希订的房间就设在这家酒店的高层。吴羽策洗完澡后神清气爽,光裸着修长匀称的一双腿,披了件衬衫靠在落地窗前,作观赏夜景状。
过了一阵王杰希也从浴室里出来,一眼看见吴羽策被随意拉上一半的绸布窗帘半掩住的身形,窗外华灯初上光如星辰,衬着他单薄的侧影,营造出一种虚渺的梦幻。
王杰希走到他身后说:“精神真好。”
吴羽策把身子侧过稍许勾了勾嘴角:“是你控制力好。”
吴羽策这一动作,就露出了他手里的智能机,王杰希瞅到那熟悉的界面,不由“……”了一下。
“每次之后都刷一下张佳乐版是你的爱好?”
“不算吧。”吴羽策说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点开一篇帖子,“我给你看个东西。”
手机被递到眼前,王杰希便看到了这样的回帖:

“楼主低级洗脑,娱乐圈合作的那么多,你们吴羽策还和王杰希拍过戏,快去天作之合啊!”
“对啊,本来王天师最后降了吴女鬼bad ending就是虐恋情深啊,又没说不让萌王吴。……”

看到这王杰希就继续不下去了,把手机推还给吴羽策。
“张佳乐前辈的运气虽然,咳。”王杰希在吴羽策揶揄的目光下斟酌着开口,“但他的粉倒都能去买彩票了。”
吴羽策在某方面是个不怎么走心的,听着这话笑了笑,同时手指戳着屏幕往下划了点,这才发现回帖最后还有一句:
“所以我们萌双神关你们屁事。”
这个帖子当然只可能是李迅扒给吴羽策的,吴羽策也就只记了李迅狂笑着点给他看的楼层。“双神”两字在脑海中恍惚闪过的那瞬间,吴羽策感到一丝熟悉,便试着把回帖往前翻。
看到“方神息影又复出”这句,吴羽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啊,方士谦早就回国了。那王杰希……
当事人突然出声打断了吴羽策的思路:“你新一任助理又辞职了?”
吴羽策差不多已经能猜出答案,但就算所想是真也轮不到他置喙,便干脆把疑惑抛在一边,微微颔首:“对。”
“这换多少任了?数得清吗?”
“32个。”
“……你真有在数啊。”
“没。”吴羽策晃了晃手机,“刚看到篇帖子数的。”
王杰希瞟了一眼,一脸我已经习惯:“又是乐版,那有没有帮张佳乐前辈数?”
“有,他新上岗这个是第57任。”
“……”居然真给出了具体数字。王杰希体会到了槽多无口的感觉,于是转换话题,“好吧,那你呢。”
“李轩。”吴羽策看似不在乎,但话语中隐约透露出一丝无奈,“他有空就来临时充个位。”
能让虚空的第一把手充任临时助理,这绝不是关系好就能做到的。王杰希清楚吴羽策并非得便宜卖乖的性子,看似大牌十足的安排,背后势必有自己的无奈。
“你在虚空挺不错。”王杰希的脸上显现一丝笑意,“加油啊。”
这是王杰希今晚的唯一一个笑容。
“那自然。”吴羽策说得很平静,却将眼神隐入睫羽投下的阴影里,“前辈也是。”

 

翌日,吴羽策自无梦的长夜中悠悠醒转。迷瞪着双眼对天花板上的吊灯出了会神,忽而觉得哪里不对。
房间里,好安静。
身旁床位空空荡荡,也未闻水声从浴室里传出。
属于王杰希的东西像是随着他本人蒸发了一般。要不是桌上留着的一张房卡,吴羽策简直要怀疑和王杰希的一夜共处只是场春秋大梦。
不过拔屌无情难道不该在初遇时发生吗。一来二去这么多回了,这算什么情况?
想起王杰希异常的精神状况,吴羽策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在点开通讯录的那一刻怔住了。
他没有王杰希的手机号。
看着通讯录中寥寥几人姓名,吴羽策笑了起来。
什么惜取眼前韶光旖旎,也就不过如此。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提示收到一条新短信。
“房还没退?虚空的人到处找你。”
还没等手中微弱的震感让吴羽策回过神,短信提示音又接连响起。
“跟张佳乐要了你号码。认路吗,我去接你?”

 

END
————————
这是一个,在乐版拉郎需谨慎不然会成真的故事(
文中涉及原帖内容看这里q

评论(10)
热度(109)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