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魏策】珠光年华(中)


“抱歉,打扰一下。”

魏琛正在研究死亡之手升级所需的稀有材料,没戴耳机,熟悉的干净清爽的少年声线就毫无遮拦地传进了他耳朵里,听得他一愣神。他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从显示屏后抬起头,刚好能看见前两天那个少年,也就是叫吴羽策的,踏着夕阳的余晖走进网吧大门,向前台小妹询问了什么。

然后前台小妹往魏琛所在的位置指了一下。吴羽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魏琛来不及反应,视线就撞到一块儿了。

“谢谢。”

魏琛听到吴羽策这么说,然后就见他就向这边走来。

卧槽。魏琛内心惊涛骇浪。


他知道吴羽策肯定要回来,但没想到吴羽策会这么正大光明地回来。

“请把书包还给我。”吴羽策走到魏琛面前站定,都不带确认的,直接就是陈述语气。加上他那张冷静的脸孔上结冰似的双眼,居高临下,竟然营造出了一丝压迫感。

但魏琛毕竟是魏琛,如果这样就被镇住那他也别混了。他退出装备编辑器页面,但是看都不看吴羽策,嘴上叼起个无所谓的笑容:“小子,挺有种啊,还敢一个人来?”

“不是。”吴羽策的脸上似乎显出一丝无奈,“装病逃课出来的,没人能陪。”

此话一出,魏琛不禁转过头瞪大了眼睛看他:“我去,看你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我有什么办法!”声音倏然拔高了几度,见周围射来数道目光,吴羽策做了个深呼吸后复归平静,“我高三,放学不能绕路过来,上学之前来又太早,找不到人,老板说那个点你肯定还没起。”话及至此魏琛竟然从他的语调里听出了几分嫌弃,“其实根本不算早,但我们关系不熟,我不好说是你太懒。”

尼玛这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

魏琛瞬间气短,但又确实无法反驳。他的日常生活大多被游戏占据,作息正常了才是不正常。倘使他能在大清早出现,不要怀疑,那不是早起,是一夜没睡。

不过这倒霉孩子估计也是苦逼到极点,在没有书包的情况下上了两天学,就像推野图不备武器,日子肯定特别难捱。魏琛推己及人,又看吴羽策规规矩矩的隐忍神情想来势必没怎么受过长辈的责难,他这常年不知下限为何物的竟然心头也泛起少许歉疚。

于是话也就放软了些:“行吧小子,来盘竞技场,原物奉还。”

“不行。”吴羽策干脆地摇了摇头。

“怎么!”魏琛语气不善,根本没想过他会拒绝,心想老夫给你台阶下你非要打开窗户跳下去?

“我打不过你。”吴羽策说,“水平差太多,打就没有意义。”

“……”

魏琛站起身,用力往吴羽策一边肩膀上擂了一拳:“好小子,挺会说话啊!”

吴羽策微微扬了下嘴角,几乎看不出笑意:“我只是实话实说。”

“不错,老夫就欣赏爽快的人。”魏琛不知从哪拽出吴羽策的书包,手拽着包带一抬又哐叽一下摔到地上。看得出他想来个拉风的抛投,结果高估了自己的臂力,或者说小觑了高三生的装备重量。吴羽策也不介意,一手提起书包,另一手拍了拍灰尘,背上书包刚要转身走人,魏琛突然叫住了他。

“喂,小子。”
“我有名字。”吴羽策回过头,举起挂在书包上的学生证,用眼角余光瞥着魏琛,“你应该看过了吧?”

“好好好,小吴。”反正魏琛就是不好好喊名字,“多生分啊!”

“你有话快说。”

“也没什么,就是,”魏琛状似无奈,拿烟一指网吧墙上的注意事项,“我们这里对未成年儿童查得可严啦。”

吴羽策眉头一蹙:“我这就走了。”

“哎哎哎等会!急什么,我说了没有办法吗?”魏琛摇了摇头,退出荣耀关闭电脑账号卡放回了贴身口袋。“年轻人呐,就是太急躁!”

“带你去个好地方?”魏琛起身,一手揽住吴羽策的肩膀,笑了笑。



后来魏琛跟吴羽策聊起这事就又笑了,跟当年一样,只是笑里多了些许抹不掉的皱纹和刮不净的胡茬。他说小子你当初怎么就乖乖跟我走了呢?如果我真是个拐子把你卖了呢?

吴羽策听魏琛讲话是永远不用严肃的,但这回他正在喝咖啡,却突然把视线从手工奶油拉花里拽出来,直视着对面那个老不正经。

“你不知道。”吴羽策语速很慢。

“那天你注意到我之前,我早就在门口站着看你,看了很久。我想能对荣耀界面露出那么认真神情的人,是可以信得过的。”

评论(15)
热度(21)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