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叶乐]七年之痒(上)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事要从叶修和张佳乐正式交往的第七年说起。 
 
国家队凯旋。给英雄们接风洗尘之前,冯主席先召集各位开了一场圆桌会议。 
会议在严肃而活泼的气氛下缓慢推进着…… 
 “嗷!” 
一声惨叫,倏然刺破室内沉闷的空气。刷微博的聊微信的补电视剧的玩2048的,以及唯一在认真开会的冯主席纷纷抬起头,霎时间数道视线汇聚在发声源身上。 
“……嗨。”张佳乐尴尬,下意识地抬起手挥了挥。 
还是拿着手机的那只手。 
透过落地窗的阳光之下,隐约可以瞧见冯主席簌簌掉落的头发。 
众人给张佳乐点了一排蜡。 
 
就算成了逼格高的国家队队员,老主席的训话也一样要听。 
门打开,张佳乐走出来,一副被吸干了精气的模样。 
“哟,乐啊,还活着?”有个人靠在墙根等他,周身烟雾缭绕,把自己伪装得像从蓬莱仙岛过来探监啊不探亲的。 
“你还有脸说!”张佳乐怒,“凶手!” 
 
真相是当时叶修坐在张佳乐身边,大家都自带电子产品,他没手机没PSP,百无聊赖。 
就,拿笔,轻轻,戳了一下,张佳乐的,腰。 
“嗷!!” 
事实上张佳乐不仅嗷了,还迅速缩了,而且差点习惯性缩成一个虾米。但是好歹公共场合,在众人的目光集火之前,作为霸图好男儿,他忍了! 

“叶修你未免太不厚道!!” 
“放心,联盟第一弹药其实是个怕痒狂魔,说出去不算太丢人。” 
“重点不在这里!”而且怕痒狂魔又是什么!?张佳乐想学老林狂撸头发,又不想破坏发型的美感,只好作罢。 
远在千里之外的林敬言打了好几个喷嚏。 
林敬言:“是不是该添衣服了……” 
 
张佳乐怕痒,联盟里还真没几个人知道。除了叶修那都是猜的。孙哲平倒也清楚,毕竟同队几年知根知底,但他又不爱八卦。
虽说张佳乐对肢体接触的过激反应曾经引起一些人的好奇,但打比赛时大家都友好握手,谁会真的为了验证这种事往别人身上摸一圈,还不快报警抓走他啊。 
万幸张佳乐的手不怕痒。
但张佳乐只有手不怕痒。万幸都是寓于不幸之中的。
而对此最深有体会的是叶修。不,应该说切肤之痛。 

他俩第一次接吻是在嘉世主场比赛后的休息室里。情到深处,叶修不禁双手捧起张佳乐温热的脸颊——
“嗷!!!”
叶修再沉着的人,被这么一吓也要松开手倒退一步:“怎么了!?”
“哦没什么,”张佳乐平静下来,摸着侧颈,“跟你说了不要碰脸和脖子……”
叶修沉默。
叶修陷入沉思。
叶修伸手戳张佳乐的腰
“嗷!??”张佳乐整个人弹起来。
“张佳乐,”叶修凝重地看着他,“你还有多少瞒着我。


当晚张佳乐偷偷跟着叶修回了嘉世宿舍,把自己剥得只剩一条底裤。
张佳乐上床躺平,摇旗呐喊:“我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哦。”
叶修根本不信,他只是做好了充分的心
理准备。大不了不碰脸和腰。

每当叶修忆及那时的预判,他就想对年轻时的自己说:呵呵,你还是太甜了。

戳张佳乐肩,“嗷嗷嗷!!”缩成虾米。
按住胳臂,“啊啊啊!!”虾米翻了个面。
手不小心碰到大腿,“别碰啊嗷嗷嗷!”虾米蜷成了球。
……
眼见张佳乐在自己床上各种摸爬滚打花样弹射,叶修忍无可忍。
“张佳乐你浑身上下都是G点吧!”
“我靠,你会不会用词!”张佳乐窝在床铺一角,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宝宝,“怕痒没人权吗!”
叶修冷静下来,坐床边托腮思考。想想也是,这熊玩意也挺可怜的,都不知道怎么能平安活到这么大的。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水一样的身子?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蚕宝宝张佳乐。
然后惆怅地叹了口气。蚕宝宝冲他吐了丝,啊不,是呸了一口。
哥也是醉了。黄书里都特么骗人的。

第二天早晨,把张佳乐送走之后,叶修如往常一样来到训练室。
他一进门,就直觉气氛有点不对。但毕竟那时的嘉世小队长还图样,看不出大家目光下的深意。
直到他登入荣耀,收到了来自队员的私聊。

“那个,叶队啊。”
“虽说大家都是男人,都懂得。”
“但是晚上看片,声音还是不要外放的好。”
叶修嘴里叼着的烟,逐渐烧出了长长一串灰,掉到了键盘上。
许久,他冷静地敲下回复。
“我知道了,下次注意。”


所以叶修和张佳乐交往七年了,因为这个蛋疼的问题,还没有滚过一次床单。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
TB不知道有没有C

 
温顾我手机圈不出你……_(:з)∠)_看到这里就行了,甜吗( 

评论(34)
热度(191)
  1. 云中漫步的熊猫茶泡河乌 转载了此文字
    一定要转233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