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王乐]俯仰之间

《星空下闪耀的花》番外。

@廊叶秋声 小伙伴给我画的一张图衍生,我爱她……点这里

被萌得脑洞大开。

最近不少出乎意料的王乐投喂!于是鸡血上脑!

 

@亦行亦往|| 好战友接住!当初答应的是昊乐,但没想到这篇王乐出得更快,世事无常(。食用愉快!

——————————

 

【王乐】俯仰之间

 

“大眼儿!”

王杰希充耳不闻。

“王杰希!”

王杰希大步向前。

“杰希……”

这个称呼让王杰希的步伐顿了顿,但他还是果断踏上通往二层的阶梯。

“杰希!”呼喊声自后方高速逼近,王杰希飞快念动瞬移魔咒,转眼间身形已经出现在二楼走廊边,冷眼俯视张佳乐扑进原地上一片星尘。

张佳乐被闪着光的尘粉呛得咳嗽不止,仰起头瞅了眼王杰希,眼神幽怨又无助。

王杰希定了定神:不能吃他这套。张佳乐刁得很,别看他现在可怜兮兮的,自己一旦心软就会被一波带走。他板起面孔,居高临下挥了挥手里的书:“没收。说几次了?就算我不在家,也不能在太阳底下看书睡觉。”

“我只是看书,”张佳乐一脸不服气,“睡觉绝对出于无意!”

“……”

张佳乐没在耍赖,他很认真,所以王杰希更加头痛:“这一回你看书到睡着才被我逮到。那之前没被发现的呢?”

“就是说在太阳底下看书不能睡着?”张佳乐有特殊的错重点技巧。

看着对方那双眼睛睁大了冲自己扑闪扑闪,王杰希觉得心好累!没法交流了!

眼见魔术师一甩披风就往楼上走,张佳乐着急起来——被没收的是他从方士谦书房里“摸”来的语言教材!

靠,不能被方士谦知道!

不想再被这混蛋开嘲讽了!!

守护神扎根在小镇不挪窝,镇民们也看不到他,所以张佳乐虽然会说人类的语言,但没有学习书面语的机会。

要不是方士谦欺负他不认字,张佳乐才不想劳这份心。

说到方士谦,守护神的能力也被他用卑鄙的手段封住了!……咳,虽说让他那些瓶瓶罐罐里长满鲜花是过分了点。再腹诽也没用,当下无异于普通人的守护神只好身体力行,迈开腿蹬蹬蹬追上去。

王杰希的步伐很稳重,可是任凭张佳乐追得再快,也总与他相隔一段距离。不用问都知道是障眼法,算是一点点惩罚。

 

 

张佳乐停下脚步。台阶尽头是一扇古朴的木门。

不知不觉竟然追到了塔顶……张佳乐这才感觉到累,倚着楼梯扶手喘了会粗气。

星星喜欢高处,塔顶这间房专门开辟给王杰希。屋主进了房间,而且好像并无下逐客令的意思,张佳乐打起精神一路小跑,跨过最后几级台阶,跟着推门进去:“你听我解……”

“我去!!”木门打开的一刹那,汹涌的高空气流扑面而来,把张佳乐不算整齐的头发吹得更加凌乱,也把他的脸色吹得煞白。

张佳乐,百花镇的守护神,数百年来天不怕地不怕,此刻面对着砖墙上那半人高的窗洞,和窗洞外蔚蓝天空中的云卷云舒,双腿即刻就是一软,险些向后撞倒在门板上。

他刚要转身离开,门就在他身后阖上了,看上去快要生锈的门锁还恰到好处地“咔嗒”一声。

“王杰希!”张佳乐努力把五官调整成凶神恶煞,但白里透青的脸色已经出卖了他。

“怎么了?”魔术师泰然自若,明知故问得不能更明显。

“啊,抱歉。”见张佳乐默默握紧拳头,王杰希故作恍然大悟,右手一捶左手手心,“我忘了你恐……”

张佳乐的脸上浮起一丝血色,生硬地打断他:“干嘛不装窗户?”

“微草城建筑特色,顶楼用于高空观光。”

就像张佳乐不善于转换话题一样,王杰希也不擅长扯淡。但这理由要糊弄张佳乐已然足够,缺乏常识的守护神顿时觉得:还是百花镇上的人们和善可亲,比较有共同语言啊……

“窗台向外直接连上观景台,你看。”王杰希一本正经地介绍。其实观景台完全是为了满足他个人高空俯瞰的癖好,但如果他实话实说,估计张佳乐就要有相当一段时间不跟他做小伙伴了。

王杰希抱着书走到窗边:“景色很美,来看看?”

也许是好奇心起了作用,抑或因为发出邀请的人是王杰希。张佳乐没有拒绝,反而用行动表示回应,一点一点地向窗洞挪近。尽管白纸般的脸上风平浪静,但他内心觉得自己正一步步迈进死亡之门。

终于,张佳乐没有丢失守护神应有的风度,双手稳稳撑上窗台……

“我说,”王杰希突然开口,故作镇静而实际上神经极度紧绷的张佳乐手底顿时一滑,整个人向前栽去,伴随着他的惊叫声王杰希也蓦然拔高嗓音,“小心!!”

王杰希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张佳乐只觉得碧天浮云霎时间映满视野,高空中的劲风从他毫无遮挡的脖颈下飞驰而过,凉飕飕的,畏高的本能令他惊惶地叫出声来。

然后他就被毋庸置疑的力道猛地拉回室内,双腿支撑不住跪坐在地的同时,发现自己被紧紧环入另一个人的双臂和胸膛之间。张佳乐喘匀了气仰起脸,魔术师宽大的巫师帽檐映入眼帘。

沉寂片刻。

“……噗嗤!”

“……”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大眼儿你这么紧张干嘛!”

“紧张的是你……”

王杰希反驳得毫无说服力,因为张佳乐一转身,站起来时手已经掐在他脸上了:“我什么我,你脸都白了。”

“……差点就要承担谋杀守护神的罪名。”

“这不算谋杀吧。”张佳乐想了一想,“书上说这叫过失杀人。”

要彻底消除交流障碍,路还很长。王杰希想。

“我以为你要掉下去,一着急都忘了。窗台外边不是连着观景台么。”

“王杰希你没救了自己房间的构造都记不住。”张佳乐又嘿嘿地笑。

又是一阵静默。

“我说,”王杰希终于能把话好好说完了,“你爬到瞭望塔顶的动作那么麻利,怎么会恐高。”

张佳乐“啊”了一声,然后食指指节抵着下巴认真思索,好像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因为我那时候都抬头看着天。”张佳乐说,“我要找你啊。”

王杰希觉得心脏收缩了一下……

“要防止恐高,反转视角的确是好方法。”王杰希说。

张佳乐在“原来如此”和“我不恐高”之间踌躇了一下。可就这一刹那,天旋地转,被推倒在观景台上的同时,魔术披风投下的阴影把张佳乐整个儿笼罩在里面。

“那接下来,只要仰视就好了。”王杰希看着身下人的眼睛。

背景是水亮的天空,王杰希逆着光,表情晦暗不清,但张佳乐知道他在微笑。

“看着你的大小眼吗?”张佳乐从来都不遮掩笑意,“确实比从这里向下看要好多了。”

 

 

 

袁柏清怀抱一摞医学书籍来向老师求教。他推开研究室的门,却见治疗之神正托着腮,心不在焉地遥望窗外风景,于是轻轻地唤了一声:“老师?”

“哦,柏清啊。”治疗之神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还好这座塔隔音效果够好。”

“什么?”

“孩子大了,留不住。”

袁柏清:“……?”

今天的老师好奇怪啊,还是改天再来好了。

 

 

 

END

————————

事后(?)小番外:

张佳乐:对了那本语言教材。

王杰希:给。还有,偷拿老师的书是不对的。

张佳乐:……要不是被他封禁了魔法,我哪需要用偷。

王杰希:(重点是这个吗?)你让试剂瓶里长满了花……是不是也有点过分。

张佳乐:是他先欺负我不认字!

王杰希:他怎么欺负你?

张佳乐:你上次出远门的时候给我寄信,他就截下了,说等到会认字了再给我。

王杰希:…………

王杰希:我去找他。

 

评论(13)
热度(184)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