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叶乐]幽灵与鬼的二三事(1)

 

官方有梗,不玩可惜。

架空,所以不要纠结时代背景。

甜甜哒。

————————

我们知道,一个地方的文化,某种程度上都相适应于当地的自然条件。

譬如母亲哄孩子睡觉。如果住在森林里,母亲会说“你再不睡,大灰狼就要把你叼走了”;倘若是河边的人家,恐吓方式就成了“河妖会吃不听话的小孩子”。

而海洋文明向来不走寻常路,定居于海港城市的家庭就不会采用上述老掉牙的说法。在这里,孩子们睡前得到的教诲是——

“夜深了不睡觉,当心变成幽灵的海盗船长来惩罚你!”

“可是妈妈,有人见过幽灵海盗吗?”心智早熟些的孩子会提出质疑。

“怎么没有?参与追捕他的海军们亲口说的。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海上却邪门似的飘起迷雾,越来越浓,那幽灵海盗的船也逐渐消失在浓雾里。那片雾让所有人都起了不良反应,怕是有毒,海军就没敢追击……”母亲没在哄他,确有其事。

“哇!——那这个幽灵海盗究竟是什么人啊?”

“他成为幽灵海盗之前名气就很响了,因为他只劫作恶的富人,还会接济贫民。”母亲沉吟片刻,似乎在思考直呼幽灵大名是否会犯了忌讳,“他叫——”

 

 

 

“张佳乐——”

“我告诉你,没门。做梦。不给就是不给。”被叫到名字的青年低头把玩着一个纸盒,头顶装饰华丽、绘有骷髅和交叉骨的船长帽表明了他的身份。而他用来划拉纸盒的银钩,赫然与右手腕处相连,替代了本该是手掌的部位。

“哥没有烟会死的。”

“本来也不是活的。”张佳乐乜他一眼,“抽烟就算了,敢不那么嚣张吗?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吞云吐雾……”

“你还说?上次要不是哥机智,吐了一大片烟,你现在不知道在哪座牢里蹲着呢。”

“那是海军太水了好吗,被烟呛得咳嗽两下就吓尿了。”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不知是对海军还是对面前这人,“你知道大陆上的人现在都叫我什么吗!”

“烟厂代言?”

“幽灵海盗……”张佳乐被他气笑了,一个绷不住就噗了出来。恰在此时,对方瞅准时机猛扑上来。电光火石间只觉一道白影一晃而过,待张佳乐反应过来,手里的烟盒已经不翼而飞。

“我靠!”

“呵呵,对自己松懈就是给敌人机会啊乐乐。”

“我堂堂百花船长……乐乐你妹!”

“虽然乐乐你心智不成熟画风也不Man,但要把你当妹妹,即使是哥也需要一番心理建设的。”

张佳乐喉头一甜。

“算了,……你特么的还是闭嘴抽烟吧。”张佳乐挫败地一挥手。

从张佳乐挥手的方向看去,就是这位把威震四海的百花号船长气得几近呛血的猛士。他正蹲坐在甲板上吸烟,那心间运筹帷幄,淡看潮起潮落的姿态,赫然是……

一团白床单?

 

如张佳乐所言,叶修“本来也不是活的”。要不是张佳乐打扫船舱时从角落里扫出一堆烟头,也许永远都不会意识到叶修的存在。

其实大家应该已经发现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了。

张佳乐向叶修抱怨:“什么幽灵船长,明明你才是真正的幽灵。”

叶修说:“严正声明一下啊。哥,不是幽灵。”

张佳乐很惊奇,他一直都把叶修当幽灵看待的。那这货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叶修说:“哥不是幽灵,是一只鬼。”

张佳乐无言了一会:“……有什么区别吗。”

叶修从白床单上剪出的洞眼里徐徐喷出一口白烟:“幽灵不会抽烟啊。”

……所以鬼就可以??

你特么其实是烟鬼吧!张佳乐抢下叶修嘴里的烟,怒摔。

不过无论鬼和幽灵,都不能由人类愚钝的肉眼所见。在张佳乐截断烟草供应的威胁下,叶修总算是给套了个白床单。

起初张佳乐非常不齿于叶修套着床单还要吸烟的行径,因为业务不熟练,叶修频繁地在白床单上烧出焦黑的小洞,隔三差五就要换新的。直到后来习惯了,才使备用床单们幸免于难。

“话说回来,仓库里的烟草本来是商用的好么,怎么就默认是供应给你了!”

“别在意小细节啊乐乐,哥被你逼良为娼了都没……”

张佳乐一钩子把白床单划拉成两半。

得,又要换新的了。

 

张佳乐说,烟草就是钞票。叶不修你自己算算,白烧了老子多少钞票。

叶修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自己在船上待了多久,睡了多久,蹭了多少烟草。

叶修只记得自己主动暴露身份后,百花号的主人自然而然就对他所处的空气伸出的那只右“手”,虽然他看不见他。

阳光从仓库外漏进来,给那只银质弯钩镀上柔和的金边。

 

叶修第一次目睹张佳乐作战。

叶修除了能把烟吐成弥天大雾,战斗力还不足0.5鹅。那时候张佳乐还没有逼迫叶修披白床单,反而建议他利用隐形之便在一旁观战。

张佳乐冲空气中叶修的方向粲然一笑:瞧好儿吧,小爷我开火的英姿。

叶修不动声色,但他心里想,一个被战斗吞噬了肢体,却依然奋战至今并浴血存活的人,该有多么强大的意志力和作战力!

张佳乐从腰间抽出他的爱枪,猎寻。

然后他左手持枪,

把银钩从右手上拔了下来。

 

银钩从右手上拔了下来……

从右手上拔了下来……

手上拔了下来……

拔了下来……

随后他的右手顺势端起猎寻,子弹向对面疯狂扫射,宛如百花缭乱。

 

叶修久久不能忘怀那场战斗,以及那一刻带给他的震撼——

“那是装逼用的手套,你倒是早说啊!?”

 

 

TBC.

————————

感觉写成了小段子集锦(。

困得神志不清,捉虫日后再议……

评论(18)
热度(114)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