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叶乐]纵使时光如洪流

官方设定各种……伐开心。

搞个短篇,治愈自己。

退役后同居设定,注意避雷。 

@太阳花  吃我大治愈术!

 

也是迟到的叶修生贺。迟得不敢打Tag

————————

你觉得时间,像什么?

杀猪刀。

叶修正在下副本,没空陪张佳乐玩深沉。

 

最先发现的是叶修,而不是身为当事人的张佳乐。

对荣耀之外的事,你那反射弧能绕千波湖两圈。叶修后来如是说。当然,在荣耀里也不如哥机智。

张佳乐瞪他一眼,没说话。

 

退役半年,两人除了帮自家公会抢抢野图BOSS,不时也开竞技场战上两盘。

神说要有光倒在浅花迷人枪口下时,叶修深深吸了口烟。

那烦人的小东西操纵着弹药专家在屏幕上不停蹦跶,叫板声从叶修对面传来:怎么样!哭了没!

屏幕上再一次弹出系统提示:玩家[浅花迷人]邀请您进行对战,是否接受?

食指在鼠标左键上方顿了顿,叶修说,张佳乐你悠着点。

张佳乐回他一个疑惑的单音。

你要打成手残,哥也无力回天。叶修说着吐了个烟圈。

说什么呢你?张佳乐的脑袋从显示屏后伸出来。我有分寸,瞎操心啥。

于是叶修选择了“接受”。

开局,浅花迷人飞身上前。所过之处,弹药连技绽出一片光影绚烂。

 

据叶修推断,张佳乐玩出这手速,对于五年前持有百花缭乱的他,倒是常态。可换成现在,这天不怕地不怕的非得玩脱。

可话说回来,想玩脱到这程度,也得具备客观条件。比如你随便到网游里拉个普通玩家,玩死他也玩不出张佳乐的水平。

手速、意识、反应,理所当然会被岁月磨蚀。但这半年来,张佳乐这些指标不退反进。

只是进程非常缓慢。也就是叶修,经验极其丰富,外加感知敏锐,隔一段日子再比较一次,才无意中发现了异样。

 

当局者迷。张佳乐察觉得比叶修还晚一些。

不过这位大爷表示,只要能干叶修干得爽,就喜大普奔称心如意了,其它小细节都可以忽略不计。

哦我说干架。张佳乐补充道。

哟,知道那方面干不过哥了?叶修笑。

 

随手把烟盒搁在电脑旁边。

叶修觉得人生最大失误不过如此。

不然,张佳乐就不可能迅速锁定目标,大爆手速抢到烟盒,紧接着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就扔出窗外,一点迟疑不带的。流畅得让叶修怀疑张佳乐早在心里把这套动作演练了无数遍。

 

扔出去的是最后一盒烟。

他们住着公寓,要买烟必须下楼。

叶修是肯定不想下楼的,野图BOSS刷新了。

同理,张佳乐也不打算下楼。

然而第二天早晨他没能下得了床。

 

叶修最后还是自己去买的烟,顺便带了早饭回来。

出门前那只被窝兽张佳乐还龇牙咧嘴扶着腰骂,老叶你不是个东西。回来时人已经装备齐全,扒在餐桌边坐等开饭了。

门一开,张佳乐二话不说就扑向叶修,的手提袋:“早饭吃啥!”

“泡面。”叶修话音未落,就见张佳乐已经刨出结果并表示极尽嫌弃。“恢复得挺快?”

“那当然。话说你敢不吃泡面吗!爷的胃都成泡面桶了!”

“不敢。”

叶修看着已经拎水壶来冲开泡面的张佳乐。“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你滚蛋!”

 

 

老叶,我觉得不对劲。

还用说?叶修掸了掸烟灰。你留没留十八岁时候的照片?

留了。怎么?

哥确信你现在跟照片上一个样。

行,你退开,让我们公会把这BOSS速战速决,我去拿照片。

那多麻烦?你去呗,我抓紧时间帮你杀了。

靠,我先杀了你!

两人扯着皮,手上动作却不停。野图BOSS花落谁家,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面对这种情况,任谁也都束手无策。

 

“我想到一个人。”叶修登录QQ,从好友列表里点开一个名字,飞快敲了行字上去:

患了疑难杂症,帮个忙?

虽然已经退役,但由于习惯,大家还是留用了账号卡的名字。

“你找的谁?”张佳乐凑过去一看,

王不留行。

 

张佳乐沉默半晌。

“笤帚呢?”

“怎么。”

“替王杰希抽你。”

 

对方的QQ头像灰着,过了很久才亮起。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叶神你被黑了?还是真心话大冒险?

君莫笑:大眼严肃点啊,哥说正事。

围观二人对话的张佳乐捶桌:“叶修你跟人家谈严肃?!”

“当事人不许吐槽。”叶修义正言辞。

被禁吐槽的张佳乐只好明媚忧伤45°角仰望壁柜上的百花牌蜂蜜。

趁他百无聊赖神游天外之际,叶修突然爆手速开摄像头抓拍了他。待一枚名为张佳乐的缩爆式手雷破空而来之前,叶修迅速把照片传送了过去。

 

君莫笑:[图片.jpg]

君莫笑:说得专业点,逆生长。

君莫笑:怕你不信,看,哥有图有真jkfvrty&^%)jhp

王不留行:……

君莫笑:没事,养的猫跑键盘上了。

 

王杰希审视着照片,一双大小眼里溢满复杂。

叶修真的发来了照片。

照片里是目测不过十八的张佳乐,身上罩着件明显大了一码、一看就不是他自己的衬衫。

那“猫”用膝盖想都知道是啥。

比起庞大的信息量,王杰希更在意另一件事——

王不留行:疑难杂症为什么找我?

君莫笑:中草堂当家魔术师大大啊。

 

魔术师之类的说法必然只是调侃。叶修来找他,兴许是想找个信得过的人商量对策;抑或甚至只是为了安抚在一旁围观的张佳乐。

也亏得王杰希确实是个好人。

 

王不留行:如果叶神不是无聊到PS照片来开这种玩笑

君莫笑:都说了哥认真的。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我可以联系B市最好的医院。

 

“我就知道王大眼接受新鲜事物比较快。”叶修屈起指关节敲了敲桌沿,瞥向张佳乐。

张佳乐刚才闹累了趴在叶修背后,看到王杰希的回复,他摇摇头:“不用了吧。也就他信了,真去看医生,人家肯定以为大眼儿认识俩神经病。”

“也对。”叶修笑笑,给王杰希发去最后一条消息:“谢了啊大眼,不用了。”

 

不用了。

 

没办法。

叶修关掉了对话框。

瞟了叶修一眼,张佳乐从他身上起来,然后伸了个懒腰。

有什么不好?张佳乐说,爷现在刷本打B比你快。

多少人哭着跪求的东西?我也是一不留神中的彩,老叶你羡慕不来。

叶修瞅着显示屏里倒映出的张佳乐。

张佳乐在笑。他那双眼睛,无论何时都清透发亮。

是,挺好。叶修也笑了。来刷本吗张佳乐大大。

 

蓝雨那小剑客,当年几岁上的位?

怎么,想啥坏点子呢。

那是你!我在想,现在去联盟登记复出,指不定能把最年轻选手记录破了。

同时破了的还有联盟的三观?算作弊啊乐乐,禁赛。

滚边儿去!

张佳乐笑着骂,乘这兴致用力在键盘上拍了两串技能。

 

外表年龄退至十二岁。

心智却没变。

三十几的人了,笑容安在他十二岁的脸上,一点违和都没有。

 

 

磕完这周最后一个BOSS,张佳乐起身倒水。

坐他对面的叶修抬头,无意间瞥见了他的穿着。

“从哪翻出来的这件长袍?”

“长袍?”张佳乐一脸迷茫,费力地把两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捧起水杯,“这是我两年前买的套头衫啊。”

“……”

 

 

商场,童装区。

叶修自觉俯身,给张佳乐用衣服糊了一脸。

如果不是长年以来把叶修的穿衣品味看在眼里,张佳乐真会确信叶修选的衣服都承载着满满的嘲讽和恶意。

“我自己来。”张佳乐拍掉手上的灰尘,嘴角勾起与小孩子身份不符的阴险弧度,“老叶你难得良心发现一次,我可不能浪费。”

“张佳乐大大你别乱来啊,哥就带了这么点。”叶修晃了晃干瘪的钱包,“不够就拿你抵押,虽然押不了几个钱。”

“我靠!”张佳乐咬牙,刚要有所动作,就见一旁的小销售员磕着瓜子饶有兴味地看向他们,于是赶紧收敛起来。

“……算你狠。”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张佳乐抱着一摞衣服扭头跑向更衣室。

“乐乐乖,自己会穿衣服?”

“滚球!!”还是没忍住。

“那就行,哥去别地儿逛,乐乐你别乱跑。”

“喊谁乐乐呢!”张佳乐以为叶修被“商场内不能吸烟”的规定憋坏了,“爱哪哪去,别太远啊记得回来付账。”

 

整装完毕,张佳乐跨出更衣室,就见叶修倚在柜台旁跟销售员闲聊。手腕上挂个纸袋,显然是已经逛完一圈回来了。

“哟,出来啦?”叶修走过来打量他一番,颔首。“不错啊。”

“爷的品味甩你一条街。”张佳乐嘴角一勾,对着穿衣镜转来转去摆造型,小辫子得瑟得一翘一翘的。

“也就这个,其他都是哥甩你。”

“要点脸。”

“真不要我就不回来付账了。”

“呵,回来泡姑娘?”

“噗哧”一声。二人回头,发现是那个销售员。脸憋得红红的,看样子一直在忍笑。

张佳乐如梦初醒。两人都忘了他的外表年龄,这样一看……

“你们父子俩感情真好。”销售员是个小姑娘,捂着嘴的手还没放下。有啥说啥。

此话一出,张佳乐在心里默默咳了口血。

我长得有他这么嘲讽么!

“唔。”叶修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为什么轻松接受了这个设定!张佳乐踢叶修的小腿肚。

乐乐别闹。叶修揉了他的头毛,遭到激烈反抗。

注意到张佳乐的脸色,小姑娘忙改了口:“啊,不是?那真的……”

“呵呵。”

叶修笑了笑。手习惯性地放到嘴边,才想起烟盒在进商场前就被张佳乐收缴了,于是伸指一抹嘴唇。

“他是哥最在乎的人。”

 

 

“乐乐,把烟还给哥呗。”

“去!”

“可以,烟还哥。”

“靠……”张佳乐捏紧了衣袋里的烟盒。

叶修没了烟感到空虚,只好撩张佳乐玩儿:“老张不是我说你,人缩了怎么脸皮也薄了。”到现在还泛红呢。

“谁都跟你似的?”张佳乐咬牙。

 

回到十分钟前。

叶修说完,小销售员倒没啥,张佳乐的脸却腾一下烧到耳根。看叶修气定神闲地付完帐,拽着叶修就跑出商场。

想想还是很羞耻,张佳乐掏出皱成团的烟盒摔过去:“当别人面说就没不好意思吗!”

“人家小姑娘都没说啥。”叶修精准接住烟盒,给弹药专家的准头点了个赞。抽出烟卷点燃吸气吞云吐雾一气呵成,完美。

“当爹的嘛,最在乎的可不就是儿子。”

“妈蛋谁是你儿子。”张佳乐捋袖管,“回去竞技场,输了跪下喊乐爷。”

“行啊,走起。”

烟气缭绕。叶修的笑被打磨得晦涩不清。

 

 

张佳乐躺在床上。叶修没有抽烟,坐在旁边。

 

记得么,最初还是我先发现的。

别这样看我,毕竟太不科学,也没敢立刻告诉你。

对荣耀之外的事,你那反射弧能绕千波湖两圈。

当然,在荣耀里也不如哥机智。

 

张佳乐瞪了叶修一眼,没有说话。

他不想说话,一张口全是单音叠字,咿咿呀呀。

 

叶修没有抽烟。

因为苏沐橙说过,婴儿不能吸二手烟。

 

乐乐你走走心行不行。

喊谁乐乐呢!一岁大的张佳乐怒蹬床板。他变得越小,对这个称呼就越敏感。

哥怀疑是你心智严重不成熟,身体自我调节,要与心理年龄相对应。

张佳乐连踹床板的力气都没了,看口型像在说“滚”。

 

叶修没滚,给他拿来个东西。

浅花迷人的账号卡。

放在枕边,张佳乐盯着看了很久。

然后费力地抓过来,抱在怀里。贴近胸前。然后塞进枕头底下。

 

乐乐。

又干嘛!张佳乐已经习惯用蹬床板表示回应了。

哥就欺负你不能说话。

你也知道啊!如果叶修的脸能靠近点张佳乐一定会蹬他鼻子。还有不是不能,是不想好吗!

所以无论哥说什么,你都只好乖乖听着了。

你说啊。张佳乐抱臂环胸眯起眼,丝毫没意识到婴儿的姿态摆出这种霸气的姿势让人只想捶床。想说什么?四亚王?手下败将?你说什么乐爷都接得住。

叶修嘴角叼起散漫的笑容,显出一丝嘲讽。

张佳乐不禁一愣。这几天叶修连眼窝里都陷着疲惫。与熬夜打荣耀不同的,另一种疲惫。自带嘲讽的笑容,很久没见了。

那疲惫不仅是源于照顾张佳乐。

 

叶修说,张佳乐。你听好——

 

 

“叶神?”

叶修回头,笑了:“我说怎么没人,原来都被你拐走了。”

 

退役后,王杰希捐助了一所孤儿院。

叶修在QQ上留言,说想来看看。

搭上第二天的航班就飞来了。

 

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王杰希被簇拥着走过来,“新来个孩子,说有人在休息室里鬼鬼祟祟的。我猜是你,果然。”

“净瞎编,哥一看就是正人君子。”叶修的视线在孩子们身上梭巡一圈,“哪个新来的孩子,让我瞧瞧?”

王杰希下意识伸手一拦,把孩子们护在身后。

叶修无言了一会。“护犊是你的本能吗大眼?咱都这么熟了。”

“我熟,孩子们不熟。”王杰希不置可否,“多来几趟就好了。”

叶修啧啧两声:“微草的土豪作风,拿机票不当钞票。”

王杰希忽然觉得画风不对。开嘲讽模式的叶修,哪里少了什么。

“叶神,……戒烟了?”

“二手烟,对小孩子不好。”叶修拍了拍裤袋,那里鼓起一包烟的形状。

 

“叶神你最近……”

“张佳乐。”叶修突兀地打断王杰希,“你想问的吧?”

王杰希默然片刻。他和叶修并排坐在孤儿院外的长椅上。

叶修如常叼着一根香烟。

“他还好吗?”王杰希问。

叶修一口烟吸了很久,呼出来却只有淡淡一团。“……不知道。”

 

 

 

 

一句完了。

叶修两手撑在床沿注视着张佳乐。

无论三十岁、二十岁、十岁还是现在,他的眼瞳都清澈明亮。吊灯投下的光影落进这双眸里,星星点点的灯火宛如无数太阳。

而现在这双眼睛正微微睁大,直视着叶修。

叶修对他一笑。

张佳乐哭了。

 

伏在叶修肩上,张佳乐胡乱扑腾着,像个真正的婴儿那样大哭起来。

“知道婴儿泪腺浅。”叶修拍他软软的背,嗓音带了点沙哑。“哭呗。”

网游里休息室里通道里走廊里被情欲晕染的卧室里,说过那么多次,却该死的只有这一次;最不愿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时候,眼泪失控地汹涌而出。

他妈的都是变回婴儿的错!!

他攥着叶修的衣领哭,直到哭得筋疲力尽。

不知过了多久。

叶修轻轻把熟睡的张佳乐放回婴儿床里。

 

 

叶修醒来。

他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

首先想起的是张佳乐。

为防突发事件,婴儿床就安置在叶修的床边。也方便了张佳乐有事没事就让叶修闹闹心。

今天早晨安静得反常,张佳乐一点动静都没有。

昨天哭得太累了,还在睡?

叶修直起身朝张佳乐的方向扫了一眼。

 

小小的衣服散落在婴儿床里。

 

 

叶修还没从睡梦的混沌中清醒过来,身体就先一步作出反应,跌跌撞撞扑到婴儿床边。

往枕头底下一摸,触到一片冷硬平滑。

浅花迷人。

 

 

想说服自己,这是一场梦。

 

拉开衣橱,从成年人到孩童的衣服,却一看就不属于自己的品味。

两台电脑相互背立。那个人坚决抵制电脑并排,理由很简单:你这老不修会作弊。

还有这张冰冷的帐号卡,这身小小的衣服,这张婴儿床,都无比清晰地宣告着答案,否决他的幻想。

 

点燃一支烟,倚墙而立。

日历就挂在身旁,叶修顺手翻过一页。

晨光自窗口涌入,温柔地抚过日历上的数字。

5月29日。

 

 

 

叶修突然忆起张佳乐那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你觉得时间,像什么?

杀猪刀。

特么敢认真点吗!杀猪刀第一个就杀你。

谁都得挨上一刀的。哎哟终于结束了……

副本完了吧!重来重来,你觉得时间像什么?

哥想洗耳恭听张佳乐大大的答案。

我啊?不是有句老话,时光如流水……

 

不,……洪流,吧。

 

 

时光如洪流。叶修想,张佳乐说得没错。

他们被这洪流冲散了。

 

我同这世界一样,被汹涌的洪流推动前进。

你被乱流卷去了何方?

 

 

起风了。

王杰希说,回去吧。

叶修抬眼。正是日落时分,天空一片红火锦绣。

 

两人谁都没有起身。

王杰希远眺着烧得透红的落日。叶神想得起来吗,那些孩子们的眼睛。

是不是,很亮?

 

叶修叼着烟沉默半晌,然后低声压出一串轻笑。

 

怎么会想不起来。

真希望无论过去多久,都保持那么亮。

 

 

 

纵使时光如洪流,你被洪流卷去我目不能及的地方,我也一样——

张佳乐。你听好,我——

叶修把那天的话重复了一遍,面对如繁花般盛开的云霞。

 

话语被卷入烟缕,在风中打了个旋儿,消散了。

 

那些能或未能实现的感情,与整个世界一起,融入漫天红光,被卷入时光的洪流里。

 

 

END

————

请相信我对叶乐是真爱(顶锅盖潜逃)

评论(59)
热度(227)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