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韩乐】青春作伴好还乡(03)

拖了两周才补完,手残若此,要它何用(剁手)

————————

“老韩你家床真大——”

“等头发干了再上床,不然感冒。”韩文清眼疾手快,在张佳乐倒向枕头之前一把将人捞起来。这家伙刚洗完澡,半长不短的头毛还湿漉漉的。

张佳乐笑着答应了。他盘腿坐在床边,接过韩文清递来的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说:“对了老韩,我刚想起来,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没关灯,对不住啊。”

“没什么,反正我一会就过去。”

“实话说吧,外头太黑了,我出来的时候心里一怵,就忘了关。”张佳乐说这话时有点不好意思,擦头发的动作没停——与其说擦,不如说胡乱揉搓更合适。

从韩文清的角度看,张佳乐那头发擦得他整个人都抽象了起来。

对此着实不能视若无睹,韩文清走到他身边黑着脸说了两字:“给我。”

张佳乐差点就把浴巾折成钱包呈上来。

 

“班长,你照顾别人的时候,形象特别高大你知道吗。”正坐享韩文清免费服务的张佳乐表情严肃,坐姿端正,语气十二万分认真。

韩文清面色冷峻,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搓下张佳乐一层皮,其实他手下力度却是刚好:“我记得你是戏剧社社长。”

张佳乐背对着他吐舌头,嘴上却接着忽悠:“真的,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你既然怕黑,一个人住的时候怎么办。”居然是韩文清把话题转了个向,张佳乐愣了愣才跟上:“我家房子小啊,洗完澡两步就能窜回床上,开了夜灯我就缩被子里咯。”

“哪像你家,浴室和卧房还不在同一层!”感叹够了,张佳乐忽然想起什么,也来了个急转弯,“老韩,你住这么大房子,就没觉得害怕过啊?”

“习惯了。”

恰好韩文清完成了擦头发的工作,张佳乐回过头想说点什么,韩文清却先一步拍了拍张佳乐的脑袋:“好了。我去洗澡,你早点休息。”

似乎顾虑到门外也一片漆黑,韩文清出去时顺手关上了卧室的门。

张佳乐保持盘腿姿势静坐,不到半分钟,就一头躺倒在了鸭绒枕上。

他摸了摸被韩文清揉过擦干又拍过的头顶。虽然暖暖的,似乎还残留着对方掌心的温度,心里却也忍不住犯嘀咕。

老韩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在照顾啊。

 

门无声地开了一条缝。

通过门缝看到卧室内的情景,韩文清皱眉,推门而入。

床头的夜灯亮着,仔细一看还被调成了定时模式。看得出张佳乐想等韩文清洗完澡再一起睡,结果没能抵御住倦意的侵袭。

张佳乐睡得正香,脸上泛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薄棉被让他蹬得和卷心菜没什么分别了,一手搁在胸前,另一手搭下床沿,浴衣裹得要多随便有多随便。系带松垮垮地挂在腰间,从脖颈到胸腹,都袒露在初秋微凉的空气里。

这还是在别人家。要是独居,这人得有多不拘小节。韩文清虎着脸替张佳乐掖好被子,把他脑袋以下盖了个严实,才放心躺到床的另一侧。

韩文清的睡眠质量不佳,十点就寝零点入眠说的就是他这种,反正总要寻点事做才能睡着。恰巧今天有个张佳乐在身边,睡得仰面朝天,韩文清从旁刚好能端详他的侧脸。

张佳乐的睡颜很乖巧。薄唇微抿,呼吸轻缓——安分得极具欺骗性。叶修曾拿“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嘲讽过张佳乐,换来当事人凉薄的一乜:叶欠修你真不愧为理科高材生。

其实韩文清觉得“动若脱兔”这句形容,还真挺生动准确的。至于安静下来的张佳乐,几个人见过?

……叶修势必见过,要不然从哪总结来的。

韩文清一向跟叶修不对头,此时他倒完全认同了叶修的评价——虽说表达方式欠打了点,但意会一下内涵,还算贴切。

叶修目睹过张佳乐的静态,现在他也看到了。韩文清心下莫名平衡了一点。毕竟十七八岁的少年,习惯于在各种无聊的小事上争强好胜。韩文清和叶修就属于这其中的典型,两人总会有意无意就展开或大或小的比拼。大如班长选举考试排名之类,小……也能小至这种韩文清自己都想吐槽:幼稚!的事。

不过韩文清的心情确实好转了。趁张佳乐睡着,又伸手往他的头发上捋了一把。力道不轻,亏得张佳乐的睡眠安稳到让失眠患者怒摔医嘱的地步,愣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张佳乐那头半长不短的毛上带点红色,在夜灯的微光下并不明显;不过在老师的目光下,就尤为扎眼了。他这头发是先由黑抹成红,又因班主任勒令才不情不愿染回了黑色的。

问题是他染还不染成纯黑,偏要“不小心”漏下几缕红。老师倒是睁一眼闭一眼,不时拿出来说说事就过去了;最不舒服的,反而是凡事都苛求严谨的副班长张新杰,以至于张佳乐刚染回黑色那几天,张新杰都刻意绕过他走。

说实话,张佳乐很适合红色。太阳的颜色,韩文清想,等他们不再被校规束缚的时候,他或许会建议张佳乐把头发染回去。

这样想着,韩文清同夜灯一起,睡着了。

TBC.

评论(9)
热度(38)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