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王乐/乐王无差】星空下闪耀的花

后续:http://hewuyouwo.lofter.com/post/2f498b_189049e

傻白甜短童话。


王杰希有点苦恼。

他的老师曾告诫过他,最好不要同别人打太多交道。然而现在,他正被人群团团围住。他们的热情,几乎要把他淹没在包围圈的正中心了。

“骑着扫帚从天上飞下来的,他一定是魔法师啊!”

“传言中那个神一般的魔法师?”

“不管是不是……”

人们议论纷纷,每个人的眼睛里都焕发着兴奋和期待。

“不,我只会一点小魔术,称不上魔法。”王杰希退无可退,又怕使用扫帚上的法术会误伤到人,只好抬手挡脸,以言语推辞。更何况他说的是真心话,真正的魔法师,应该是……

一位年过半百的妇人被众人推进包围圈,她在王杰希面前站定,对他深鞠一躬:“请您,不,求您帮帮我们。”她敏捷地躲开了王杰希连忙要扶她起身的手,把腰弯得更低,“我想伟大的魔法师是不愿意在普通人面前抛头露脸。但能否稍微,倾听我作为镇长的恳求呢。”

“哪里的话。”王杰希叹了口气。然后,他终于能把女镇长扶起来,“我十分乐意帮助你们。”

 

镇民们离开时个个都笑开了花。王杰希舒了口气,揉着方才被吵得发痛的脑袋,半倚在镇长家的沙发上:“所以,半年前,花草突然疯长起来,逐渐覆盖了整个小镇?”

“他们一路跟过来,人多嘴杂,真亏您还能听明白。”镇长笑着端给王杰希一杯花茶,坐在他对面。王杰希谢过她,接了茶杯捧在手里。

环顾四周,的确满眼生花。紫藤花贴着天花板攀爬,墙角斜伸出几枝迎春,地上散落着野百合,还有王杰希叫不出名字的各样花朵。淡香清甜和谐地融作一团,在空气中流动、跳跃。静静思索了片刻,王杰希才犹豫着说:“我觉得,挺好的?”

镇长苦笑一声:“今天算好的,我也打扫过屋子了。有时候,连沙发上都会爬满花藤呢。”

“这么严重?”

“最厉害的时候,早晨睁开眼就被花草覆盖了。”镇长的眉头微微蹙起,现出苦闷的神情,很明显曾深受其害,“还有更玄的事。最近,花朵总是在入夜后枯萎,太阳升起时又长出新的。”

“虽然不似野兽伤人,但每天都要打扫,到处都是花,对大家的日常生活也有影响。”镇长轻声叹着气。

王杰希从沉思中回神,默默啜了一口花茶。

啊。好甜好香。

 

这个小镇名为百花镇。镇如其名,每家每户都养花,据说加起来恰好一百种。更奇的是,不同时令的花朵都能成活,并且常年不败。因此,百花镇在荣耀大陆上,还是个挺有名气的旅游景点。

由于替老师跑腿,王杰希曾在飞行途中路过百花镇一次。后来路线改变,他便很久没有再来。今天趁老师忙着研究,他一时兴起,绕远路又飞来看看,然后被巨型花圃似的俯瞰图震惊了。

上次路过是夜半时分,他记得只是很普通的小镇。凭他的夜视能力,还不至于忽视掉一片这么壮观的花圃。

老师为什么要赐予他好奇心呢?如果他没因为好奇就降落在镇子里,就不会被镇民们拉住,也不会心一软就答应帮忙。看来要晚归了,王杰希在心里对老师说了抱歉。

 

花茶香萦绕在舌尖。王杰希忽然想起一件事。

“既然如此,会有人不愿意住在家里吗?”

“没有。”女镇长十分肯定,“就算麻烦,百花镇的人还是爱花,并且恋家的。”

 

张佳乐有点苦恼。

他学着镇上游手好闲的青年,叼一根草叶,翘起二郎腿,坐在小镇中心广场的长椅里,双眼作睥睨状审视着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草叶随他的咬动上下摇晃,过往行人却没谁丢给他哪怕一个目光。

好吧。

张佳乐心里清楚,也早已习惯。他要想引起人注意,等同于白日发梦。

他只是不甘心。

他只是寂寞。

相当寂寞。

 

张佳乐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踏着零散的碎步走远。

他身后,原本空无一物的长椅上,从木板底座的缝隙中钻出一朵长春花。

 

 

王杰希非常苦恼。

凌乱的线索在他脑海里缠绞,却毫无头绪。

他隐隐感应到,自己应该知道些什么,可是有哪里衔接不上。

于是王杰希独自出门散心。漫无目的,心里有点烦闷。

他拣一条荒无人烟的小路,走走停停。本是不希望有人打扰他,花香却随着他行进的深入渐趋浓郁,阻塞了他的思路。

抬头看去。

一座由花草藤叶堆聚成的高塔,拦住了王杰希的脚步。

夕阳西沉。

王杰希微微眯起眼,迎着灿烂的霞光仰望塔顶。

原本随意攀绕的花藤,达到塔顶却径直往上生长。甚至连藤蔓顶端盛开的花儿,花瓣都向天翘起,乍一看竟像人类的手,竭力伸向天空,渴望着,渴望能触碰到——

 

晚霞热热闹闹地烧起来。烤红了半边天,却点不燃这座塔。

 

 

张佳乐爬上塔顶。

然后在夜幕下踮起脚,对星星伸出手去,正如他半年来每天都做的一样。

不行,够不到。

张佳乐更努力地伸着手。

藤蔓顶端的花朵们更努力地抽长茎条。

 

“请问,你们知道西南角的那座花塔吗?”

 

“魔法师大人!!”

“当然知道!哪里是花塔,本来是瞭望塔的。”

“是我们镇的制高点呢!”

“不过,似乎,花朵最初就是从瞭望塔里涌出来的。”

“莫非您有了什么对策?”

“大概有了。”王杰希对满怀期待的小镇居民们笑了笑。“虽然已经说过,我只是个不上道的魔术师,但总要努力试试。”

 

一个小姑娘忽然高声叫道:“花,开始枯萎了!”

众人纷纷四顾。可不是,虽已入夜,被花蔓攀缠的街灯下,还是能看出花朵落败的迹象。

“我这就去了。”王杰希骑上扫帚飞起,只一瞬便融入夜色之中。

 

张佳乐非常苦恼。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也努力了这么久。近在眼前闪光的东西,还是触碰不到。

一步一步挪到塔顶边缘,朝向星空拼命举起右手,手指徒劳地收拢又展开。

手臂酸涩起来,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待到身边的花藤草叶渐染枯色,张佳乐才缓缓把手放下。

忽然他整个人向后躺倒,摊成大字型,一动不动。就像全身的力量被一瞬间抽干似的。

哎。

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你好。”

有谁的声音响起。

张佳乐听见了,纹丝不动。

——啊,已经寂寞到产生幻听了。

“好久不见。”

等等!

突然一个激灵,张佳乐猛地坐起。

 

王杰希侧坐在扫帚上,忍住笑意与张佳乐对视。

这人。打了声招呼,一点没动静;喊到第二句,又像触电似的弹起来。现在正瞪大两眼,直勾勾地盯住自己不放。

“‘好久不见’?”张佳乐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我听镇长说,百花镇没人有露宿野外的癖好。”

“确实没‘人’,但我不是。”张佳乐答着话就迅速爬了起来,“你能看见我?”

原来如此。王杰希心里已了然七八分:“半年前,我就能看见。”

半年……?

张佳乐看着眼前的魔法师,不可置信又一头雾水:“不可能,半年前明明是——”

“花精能成人形,别的就不行?”王杰希淡淡一笑。

“你才是花精呢!”张佳乐意识到自己重点不对,“你究竟是谁?”

“我是微草城魔法师方士谦,制造出的一颗星星。王杰希。”

“我叫张佳乐,百花镇的……”张佳乐斟酌了两秒,“守护神。”

 

守护神的工作?

只要我待在小镇里,鲜花就能四季常开。

没错,换言之,就是无所事事。

好无趣。

但我不能走啊。

我走了,镇上的人们怎么办。

 

结束一轮自言自语,张佳乐悠长地叹了口气。

叹气有什么用呢,又没人听到。

普通人无法看见守护神。张佳乐孤独寂寞冷,却用强大的力量,护佑了小镇常年不谢的花期。

张佳乐喜欢瞭望塔顶。除了视野极佳,更重要的原因是:与其跑去小镇中心被无数人忽视,不如真的一个人呆坐在这里。

 

这天张佳乐一如既往,在塔顶摊成大字型数星星。不知不觉,陷入安睡。

 

“哎,醒醒。”一个声音将张佳乐从黑甜乡里拉出来。

“回家去。”

我没有“家”。清梦被扰,张佳乐本能地感到不爽。

“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谁啊……?迷迷糊糊的张佳乐把眼皮撑开条缝,模糊的视野里似乎闪烁着一颗星星,明灭不定。他依稀可辨,这星星的闪光方式很独特:一下明朗,一下暗淡。

张佳乐刚要撑不住再次睡过去,一道后知后觉如闪电般划过脑海,劈得他霎时清醒无比。

——有人跟我说话!!!

张佳乐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找准平衡身形站稳一气呵成。他像猫一样东张西望上眺下看,却杳无人迹。

失望紧跟在惊喜后,带来的落差会翻倍。张佳乐虽然孤单,但他天性活泼,数百年来并未消沉一回。没体会过,可是他此刻确实地感受到了,消沉带来的无力感。

他缓慢地蹲坐下去。

不知道是谁,唯独记得一件事。

蜷缩成一团,张佳乐抬头遥望漫天繁星。

错过了你,那就努力找到你好了。

 

顺着小镇最高的这座塔生长,哪怕花朵不能长到星星上去,也可以听见声音吧。

张佳乐这么认为,而且是自信满满地认为。

半个月后张佳乐失望了,不过他并没有放弃。

瞭望塔被花藤缠裹得密不透风,没有人能爬上去一探究竟。

只是一座瞭望塔而已,没什么吧?小镇居民们怀着侥幸。

然而一个月后,小镇里的花藤草叶犹如嗑了兴奋剂一样疯长,虽没造成什么损害,也让镇民们惊慌疑惧了好一阵。

那是张佳乐无法抑制的心情。

想再见你一面啊。

想再和你说说话。

小镇逐渐被花草的馥郁芬芳笼罩。

 

“那么最近,花朵莫名其妙在夜间枯萎……”

“快半年了等不来个人,换是你能不郁闷?”张佳乐托腮瞅着王杰希,盘起腿,手肘撑在膝盖上,坐没正形,就差把不爽写成条贴在头顶,“我每天看着星星,却够不着,所以一到晚上心情就糟透了。”

“你也真够可以啊王大眼,贴心话说了几句,然后半年不沾这地儿。”

“那时候把你当普通人,谁知道我运气这么好,撞见了守护神。”王杰希乘着扫帚也落到塔顶,“那个称呼……”

“一看你的眼睛,顺口就溜出来了。不介意吧?”张佳乐嘿嘿一笑,一脸“你就是介意也能奈我何”的得瑟样。

“在老师家,只有前辈们会这么叫我。”王杰希无奈。

“前辈算什么?我都活好几百岁了。”

“完全看不出。”

“不服来战?!”

“活了好几百岁,还不知道在大陆上碰不着星星?”

“谁说的?”张佳乐直起腰,抬头看向王杰希。

“我不是碰到你了吗?”

张佳乐说话时眼睛亮亮的,瞳孔中倒映着星光。

 

张佳乐比王杰希见过的所有星星都更加闪耀。

好像无论把他放在哪里,他一个人就能熠熠生辉。

 

“你孤独吗?”王杰希说,“跟我走吧。”

张佳乐愣了。

他竭尽全力追寻的星星向他伸出了手。

“老师会很欢迎你。小镇的居民,也是时候不再依赖你了。”王杰希把他的顾虑一一交代清楚。

张佳乐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好啊。”他绽出比星空下的花朵更灿烂的笑容。

 

快要溢出小镇的花,一夜之间全部褪回常态。

百花镇的居民们还是看不见张佳乐。但当王杰希向他们说明原委后,他们纷纷对守护神表示感谢和歉意,并表示他们能够自食其力,让张佳乐放心地跟王杰希去。

镇长笑着走上来握了握王杰希的手:“守护神就交给您了,祝你们幸福。”

没常识的张佳乐在一旁连连点头。

王杰希总觉得哪儿不对,不过算了。

 

“哎王大眼!”

“什么事?”

“骑在扫帚上好爽——!”

“稍微放松点?腰被你勒得有点痛。”

 

“有件事我想问很久了,你的星光是不是忽明忽暗的?”

“没错。”

“我还以为当初看错了呢!为什么啊?”

“星星发光的时候,闪一次就眨一边眼睛。老师一不小心把我做成大小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捶我的背,抱紧我!”

“你刚才还说我勒得你好痛!”

“……你掉下去我不管哦。”

“不不不别!啊你别飞更高了!!我怕啊——”

原来守护神恐高啊。

微草的魔术师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END.

————————

我这么没毅力的人。

居然坚持了6小时,一次性把这篇文吐了出来。

我只想说。

 

爽!!!!!!!!!!(。

 

写了大眼和乐乐!!终于了却我一桩心愿!!!

 

其实有个小脑洞,百花镇镇长邹远,和不堪花草疯长逃往呼啸镇避难的小伙伴唐昊XDDD可惜觉得人物写太多会更乱更长,所以没用上。

说不定会有个番外(。我还想写写看到儿子带了媳妇回来的方神的反应XDDDDD

评论(20)
热度(339)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