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什么都好,
就是可爱的天使太多了
萌不过来_(:qゝ∠)_

鸟异常杂食,请慎重关注

  茶泡河乌  

【韩乐】青春作伴好还乡(01)

韩文清家的床很大。

有多大?

张佳乐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从床头滚到床尾,整好三个滚儿。

 

 

韩文清闯进网吧的时候脸黑得媲美锅底。

他往前台那么一站。收银小妹刚抬头腿就一软,要不是身后有凳子,她非得跌坐在地:大大大哥今天交不起保护费我不是管事儿的……

比这更激烈的反应,韩文清也早就习惯了。

不如说他故意戴着墨镜上门,要的就是这种威慑效果。

 

生意不好?

收银小妹点头。

人少?

点头如捣蒜。

那就好办了。

小姑娘听了这话整个人一哆嗦,放出这话是要砸场的节奏啊!

“我找个人,男的,高中生,大概这么高。”韩文清比划了一下,“头毛不怎么整齐,带点红色,长到耳垂。”一想到那游走在校规边界的发型,韩文清不禁拧起眉头。

这位大爷哪里知道,在对方看来,自己的皱眉简直是“不能忍”的危险信号。幸而她对这一来就缩进角落机位的少年还有点印象,于是脖子一梗,视死如归,毅然把客户卖了:“直走右拐A区最后一排2号机!”

韩文清道了声谢,转身离去。收银小妹缩在柜台里偷偷目送他深藏功与名的背影,蓦地后悔起来:这寻仇的要是砸坏了东西,谁敢跟他索要赔偿啊?

 

“我靠叶修你滚边儿去!”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隔着一排桌子韩文清都能听到那中气十足的怒斥。

他默然,行至声源身后,拍了拍肩。

“谁啊认错人了……卧槽!”张佳乐一回头就对上韩文清装备了墨镜的脸,惊得一掌拍在键盘上,屏幕中方才风骚走位的弹药专家忽然以羊癫疯发作似的姿势前扑倒地。

意识到这点,张佳乐赶紧转回视线,然后又一声“卧槽”——那个让他牙痒的战斗法师,见缝插针,把他弹药专家的血削下一半。

“吃爷的手雷吧!!”

张佳乐怒了!嘴上开炮,手上也没得闲,一连串弹药随着他暴风骤雨般的击键频率扑向不要脸的战法,争先恐后地开花爆炸。燃烧着生命,和显卡。

被猛烈回击的叶修倒是悠然,仍旧慵懒的声音自耳机另一端响起:“乐乐你悠着点,先吃下老韩的怒火再说。”

“你怎么知道!”面对叶修,张佳乐的反应总是极快,“擦,你出卖我!?”

“啧啧啧,什么出卖,老韩就为找你跑了十里八街,就是铁打的心也得软啊!”

“叶修你……”“妹”还没出口,张佳乐的耳机就被从身后摘了下来。

韩文清面色不善,话筒拿近唇边撂下一句:“别带上我们班的人跟你疯。”

耳机音量被张佳乐调到最大档,叶修的嘲讽混杂着咝咝电流音传出:“哟老韩?护犊子啊?”

韩文清摔了耳机。

 

弹药专家已经光荣牺牲在野图BOSS的战场上,然而张佳乐哪还有心理会。他乖乖退出游戏,收起账号卡,向韩文清瞅了一眼。

糟糕老韩印堂发黑啊,脸色那么差,我肯定给他添麻烦了。

完了完了完了。张佳乐在自己点满蜡烛的内心狂刷弹幕。

 

其实韩文清真没气他。

印堂发黑,那是浑然天成。

至于脸色差,纯粹是张佳乐心虚,自带滤镜。

 

“都放学了,跟我回去。”

以为韩文清会以一通怒吼或一顿拳头作为开场白的张佳乐,愣了。

他挤出几个混乱的单音节,然后怔怔地问:“老韩你不揍我?”

“先回去再说。”韩文清摘下墨镜揉了揉眉心。

看见他难得的疲态,张佳乐也难得地沉默了。

回去,当然回去。

 

“你都来找我了,那肯定被班主任发现了吧。”走出网吧大门,张佳乐伸了个懒腰,一脸生无可恋。“死定了。”

“没,她不在。我留了假条,说你肠胃炎,送你去医院。”

“我去!老师不在,你为什么来!?”

“我怕你出事。”

张佳乐被噎得没了后话。

他偷偷瞥一眼韩文清。

棱角分明的轮廓,被夜色打磨得柔和起来。

错觉吧。张佳乐想。

 

 

 

很久以后,张佳乐同韩文清闲聊时,偶然聊到他第一次逃学去网吧的事。

嘿嘿老韩,你当时怎么找到我的?

没怎么。在学校里整个儿翻了一遍。

张佳乐一如多年前在网吧被逮住的少年,沉默下来。

韩文清继续说,回来路过叶修的班级,他人也不在。抱着碰运气的心理去了他常驻的网吧。

我威胁他,不说出你的下落,就告诉他班主任。要死一起死。

我倒没想到他真的知道。

能不知道吗,他把我拐走的。为了不被一起抓到,还分流。把脸埋进沙发抱枕里的张佳乐,听韩文清说完,才闷闷地念叨一句。

过了很久,他说,班长。对不起。

 

TBC.

——

初衷只是想写青春少年无所顾忌放纵的故事,可是一写到老韩就……收敛了。(

好短……

评论(16)
热度(82)
© 茶泡河乌 | Powered by LOFTER